天测阁小说网>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 真武狂龙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我爹是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我爹是

类型:玄幻魔法 作品: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字数:13506842 编号:14261142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李淳丰拧眉,面色沉凝道,“你现在弄出这些,就不怕身死道消?你应该知道,师父已经手下留情,若非如此,你根本活不到现在。” “所以呢?” 儒衫中年面露嘲弄,目中却有压抑到极点的疯狂涌动,“我就该感恩戴德,感激涕零,夹起尾巴做人,要不要给他立生祠,日日祈福?” “你……” 李淳丰似乎没料到对方怨气如此之大,竟是不惜舍命一搏,在阆中天宫院山门外,闹出如此大动静。 “是不是很意外?” 儒衫中年似早有所料,却是第一次拂袖震散了棋盘,白子陡然散去三枚,点指棋罐中变幻的光影......


    上二章提要:...等也甚少能够相聚,若非吴兄,哪里有这样的机会?” “你呀你呀!” 两人无奈苦笑,见吴明讶然之色,袁神季解释道,“吴兄切莫以为他是个书呆子,实则最是鬼灵精,早年不查,可是吃了不少苦头。” “不错不错,当年……不堪回首啊!” 谢东华笑骂道。 “酒逢知己千杯少,干!” 吴明举杯道。 “好好好,早就听闻吴兄文采非凡,却不想今日得见,更胜闻名,当浮一大白!” 萧白衣眼睛一亮,大有他乡遇故知之感,也不用小狐女斟酒,直接抓过酒壶,自己斟满酒,毫不客气的喝令两人......


    上四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开+

    “不可能!”

    血光模糊了双眼,青年心神悸动,甚至压过了死亡阴影,无法想象一柄有着圣器底蕴的宝刀,会被人一掌拍断。

    可利刃穿身,因果纠缠之痛,却无不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无比真实。

    甚至于,比之前被金甲人追杀时,更切实了无数倍的死亡征兆!

    “是你!”

    好似如梦方醒,又似醍醐灌顶,青年瞬间醒觉来者是谁,可却没有半点欣喜,取而代之的是无尽恐惧。

    他怎么能找到自己,他怎么敢对自己下杀手,他怎么会出现在阆中?

    这一刻,青年即便没有绝世天骄的感知,却也依稀间有所体悟,原来金甲人并非真正下杀手,而是驱赶着他来到此地。

    而金甲人在其身受重创之际,并未再施以辣手偷袭,已然证明了青年心中所想。

    “原以为堂堂道君之子,会是何等绝世风华,未曾想是这幅德行!”

    吴明淡淡道。

    “哈哈哈,吴小狗,休得张狂,有本事跟本座单打独斗,绝一生死。

    趁人之危,偷袭本座,算什么英雄好汉,算什么绝世天骄,也不怕丢尽了陆九渊的脸!”

    青年抹了把血污,狰狞如狂,厉声笑道。

    “呵!”

    吴明失笑摇头,嘴角微翘,勾勒出一抹玩味笑意道,“倒是本王疏忽了,道君得天独厚,手握乾坤,天机尽在心中,已然是占尽了天地机缘,会有你这么个蠢货后人,也说得过去!”

    “黄口小儿,安敢辱我,找死!”

    青年爆喝而起,扬手一剑劈斩吴明。

    气势恢宏,凌厉无匹的百丈剑罡,有着出神入化之能,放眼半圣一阶强者中,也是颇为不凡。

    可若与当世绝顶天骄比起来,却有着难以跨越的差距,无论是武道真意,还是本身年龄,亦或自身天赋,都是相去甚远,甚至没有可比性。

    不说远的,单单是四大世家族子,任何一个,都能轻松吊打这位三境炼神半圣!

    没有丝毫意外,吴明右手轻飘飘抬起,掌心向上,托碑之势而起,似有托天之象应势而生。

    噗!

    仅仅半息,甚至常人难以察觉到的情况下,剑罡便在这一托中,轻轻颤抖了下,旋即崩溃,灰飞烟灭。

    “咳咳……”

    青年如遭重击,手臂极速颤抖,似有无匹伟力,循着剑罡蔓延入剑身,再传入手臂,侵入五脏六腑,令其气血翻涌,止不住的弯腰咳血,好似在点头哈腰。

    “啊啊啊,我杀了你!”

    青年身份尊贵,本就不凡,何曾受过这等侮辱,狂怒不止,竟是不管不顾的疯狂催动真元,挥剑便斩。

    嘭!

    可惜的是,随着吴明反掌随手一拍,青年剑势便既溃散,整个人便仆倒在地,砸进了泥土中,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令人震撼的是,青年仆倒在地,竟没有对地面造成任何损伤,仅仅是掀起了一片尘土,彷如寻常人般。

    难以想象,这是何等控制力,对力道的拿捏和掌控,已然是妙到毫巅,技近乎于神!

    “连你爹都不敢随意插手圣道之争,只能假借他人之手,转嫁因果业力,你又凭什么敢肆无忌惮的出手?”

    吴明神色冷漠,随手一拂,再次将青年拍飞,好似此行就是单纯的为了折辱他。

    “哈哈,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本座赢了,陆九渊死了,你不过是个丧家之犬而已,安敢在本座面前大放厥词?”

    青年怒极反笑,抛下了所有顾忌,似乎一点也不怕激怒吴明一般,索性破罐子破摔,撕破了脸皮。

    “呵,你一个连自己姓名都见不得光的二五仔,也配和临渊先生相提并论?”

    吴明嗤笑一声,再次抬起手一拍。

    嘭!

    青年抬起的头,瞬间被拍进了土石之中,想要抬起,紧接着又被拍了进去,接二连三,直至头脑晕乎,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这副模样,即便是最亲近的人,若不动用感知,查看气息的话,恐怕爹妈都认不出来了。

    “是谁给你的底气,可以和名贯神州,故交遍天下,独镇魔窟,逆斩魔帝的临渊先生相较?”

    吴明淡漠道。

    “他死了,本座活着!”

    青年倒也硬气,嘶声吼道。

    “嘿嘿嘿!”

    吴明失笑摇头,眼泪都出来了,笑的前仰后合,放浪形骸,“他死了,你活着?那样的存在,即便死了也是活着,你这种人,即便活着,也跟死了没区别。

    可他那样的人都死了,你这种人……为什么还活着?”

    一个死,一个活,翻来覆去,常人听了都头疼,可落在青年耳中,却是头皮发麻,肝胆俱裂。

    他虽然比不得绝世天骄,可也算有点小聪明,心知面对这等心高气傲之辈,唯有表现的更傲更狂更有骨气,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可现在,却感受到了彻骨杀机,分明就是没打算留任何余地。

    “你不能杀我,我爹是……”

    青年惶恐,嘶吼声戛然而止,被生生拍进了泥地里。

    “不能杀你?你爹是谁啊,说出来,天王老子吗?”

    吴明邪邪一笑,一掌一掌,生生将青年整个排进泥地之中,似乎在享受那一声声骨裂碎响伴奏的哀嚎,“别说你爹不是,就算是又如何?你叫一个,看看他应不应声?一个连姓氏都没有的人,跟野草一样的东西,谁给你的胆子,让你算计人族功臣,坑杀陆家满门?”

    “你……”

    “说!”

    “你……”

    “说!”

    一声声厉喝,一声声戛然而止的哀嚎再起,似乎永无休止,那看似一掌重似一掌的力道,却分明在最后关头,留了青年一线生机。

    青年满心恐惧,彷徨无措,绝望充斥心头,从未想过会有面临这等如末日般的一刻。

    一身至宝虽然用了大半,可并非没有压箱底的宝物,但诡异的是,自从吴明出现后,就好似有股无形的伟力,在阻止他使用。

    冥冥中好似有个声音告诉他,若是用了,必死无疑。

    可当面临死亡威胁,青年确定逃生无望,吴明确实动了杀机,准备顾不一切使用时却发现,那些早已被打下神识烙印的宝物,竟然与自身失去了联系。

    这一刻,青年终于明白,眼前人确确实实动了杀心,而且无可置疑,绝不会收手,却在出现之时,便算准了一切。

    并在不知不觉中,以特殊手法,隔绝了他与护身宝物的联系。

    这是何种威能?

    要知道,除了他本身搜集,还有其父偶尔赐予的重宝外,更有其父亲手炼制,以其心头血为引,并以圣道手段相辅,心念一动,便可激发的护身至宝。

    此时此刻,却是完全没用了!

    “是不是很奇怪?”

    吴明缓步走到近前,看着从坑中爬起,狼狈到了极点,有气无力的青年,居高临下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你不过是棵野草般的东西,躲在大树底下,即便风吹雨打,日晒雨淋,也能勉强活命。

    可惜,却自以为是,竟敢行那阴私龌蹉之事,插手圣道之争,将自身暴露在天地之间。

    似你这等见不得光的蠢物,怎么敢,怎么能,无视天道轮回?”

    噗嗤!

    说着,一脚将青年踢翻,随手拔出了其胸口的断刀,仅仅半尺刀身,有如秋虹照影,隐有星纹闪耀,赫然是七星冷月刀!

    铮!

    这柄曾经在中古末期,大放光彩的绝世名刀,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发出一声低沉,却又响亮的铮鸣!

    “啊……”

    青年惨叫一声,双手捂着胸口,却止不住鲜血如决了堤的大坝,面色惨白如纸,“你不能杀我,我爹……我爹是袁……袁……”

    “说,说出他的名字!”

    吴明手抚断刀,微微弯腰,似乎要亲耳听到确切的名字,虽暗淡无光,却锋芒依旧的刀刃,仿佛下一刻,就要落在青年脖颈上。

    “我爹是袁……袁天罡,你不能杀我!”

    死亡临头,青年恐惧莫名,歇斯底里般,用尽了所有力气吼道。

    轰咔!

    圣者之名出,平地惊雷起,一瞬间风云变色,日月无光,似天地惊变,乾坤倒转,乌云盖顶!

    “哈哈哈哈!”

    吴明仰天狂笑,肆意张扬,仿佛将一切的磋磨,尽皆放纵在这一声长笑中。

    但方圆万里,无数生灵举目望天,却被一道如雷电般的剑光刺痛双目,一时间哀鸿遍野,忙不迭转头,却依旧抵不过那道无处不在,能够映彻人心的剑光。

    吴明看到了,看的真切,瞳孔深处,一道剑光自天而降,直入识海,似要斩灭这目无尊上,敢于直视天剑的蝼蚁。

    吼!

    金龙、灰蛇齐出,爆吼着噬咬而上,竟是无所顾忌的将之吞噬,却依旧被一道剑光的投影之力,刺的千疮百孔,体无完肤,可却坚持不懈的死命噬咬不休。

    “啊……”

    青年却是惨叫一声,捂着流血双目,哀嚎不止,原本满面的惊喜,也化作了恐惧。

    因为这一剑,仅仅是看了一眼,便斩灭了他一身圣荫之力!

    “呵!”

    吴明眼角血泪隐现,面容桀骜,刀锋下压间笑容依旧,“你这种人,活着有什么用?”

    “大胆!”

    就在此时,两道剑光从天而降,似有莫测伟力。

    迅猛如火,阴柔如风,划分春夏,间隔昼夜,凛冬中蕴藏暖阳,盛夏中更有春寒,须臾而至。

每一本好书都有它闪闪发光的亮点《真武狂龙》之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我爹是能够带给你VR一般的感觉 绝对不是一般的小说能做到的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小写手能做到的 而暮雨尘埃作者在渐成名气的路上太需要您的鼓励与支持了 《真武狂龙》之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我爹是正版的蓝天太需要您来共同描绘了!





    下一章预览:......


    下二章预览:......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本章精要    “不可能!”

        血光模糊了双眼,青年心神悸动,甚至压过了死亡阴影,无法想象一柄有着圣器底蕴的宝刀,会被人一掌拍断。

        可利刃穿身,因果纠缠之痛,却无不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无比真实。

        甚至于,比之前被金甲人追杀时,更切实了无数倍的死亡征兆!

        “是你!”

        好似如梦方醒,又似醍醐灌顶,青年瞬间醒觉来者是谁,可却没有半点欣喜,取而代之的是无尽恐惧。

        他怎么能找到自己,他怎么敢对自己下杀手,他怎么会出现在阆中?

        这一刻,青年即便没有绝世天骄的感知,却也依稀间有所体悟,原来金甲人并非真正下杀手,而是驱赶着他来到此地。

        而金甲人在其身受重创之际,并未再施以辣手偷袭,已然证明了青年心中所想。

        “原以为堂堂道君之子,会是何等绝世风华,未曾想是这幅德行!”

        吴明淡淡道。

        “哈哈哈,吴小狗,休得张狂,有本事跟本座单打独斗,绝一生死。

        趁人之危,偷袭本座,算什么英雄好汉,算什么绝世天骄,也不怕丢尽了陆九渊的脸!”

        青年抹了把血污,狰狞如狂,厉声笑道。

        “呵!”

        吴明失笑摇头,嘴角微翘,勾勒出一抹玩味笑意道,“倒是本王疏忽了,道君得天独厚,手握乾坤,天机尽在心中,已然是占尽了天地机缘,会有你这么个蠢货后人,也说得过去!”

        “黄口小儿,安敢辱我,找死!”

        青年爆喝而起,扬手一剑劈斩吴明。

        气势恢宏,凌厉无匹的百丈剑罡,有着出神入化之能,放眼半圣一阶强者中,也是颇为不凡。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真武狂龙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我爹是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反穿:彪悍小妻有点萌

    反穿:彪悍小妻有点萌最新章节列表

        她叶竹琴、书、画、舞、武样样精通,一朝穿越成病娇女,误入娱乐圈,却浪的飞起。他陆寒,受人之托,遇见她,丢了心更掉了一地的节操。陆寒表示:节操是什么?我媳妇不吃。

  • 鬼王溺宠:冥妻,你好甜

    鬼王溺宠:冥妻,你好甜最新章节列表

        莫名其妙多了个老公,而且还是个高富帅,不光颜值高,还能上得了厅堂,打的过流氓。
        众人:“羡慕嫉妒恨。”
        秦若柳:“NO,NO,NO,不能只看外表。”
        老公是只鬼,而且还是终极大BOSS!
        秦若柳表示,道行太浅打不过,三十六计走位上策。
        谁知,还未踏出门槛,便摔在了床上。
        秦若柳大叫:“苏泽慕你个臭流氓。”
        某鬼飘然而至:“既然是流氓,那就该行驶流氓的权利。”
        秦若柳对天长叹,什么翩翩公子,什么品行如玉,骗子都是骗子。

  • 戏子有情君王弃

    戏子有情君王弃最新章节列表

        柳老将军的乖乖女被皇上看中。父亲的意外和宫中的阴谋算计,勾心斗角使她彻底改变自己。
        戏子并不是无情。

  • 一见倾心:腹黑boss潜规则

    一见倾心:腹黑boss潜规则最新章节列表

        九岁的龙泽天人小鬼大,离家出走后却被人贩子绑架,遇上了同样被绑架的顾小离,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多年以后再见,同样,龙泽天再次救了她……之后,第三次……龙泽天紧紧的抱住他最爱的女人,紧闭的嘴唇张了开来,清冷的嗓音却盖不住他激动急迫的内心,“顾小离,嫁给我吧!”

  • 霸道总裁被降服老婆大人我错了

    霸道总裁被降服老婆大人我错了最新章节列表

        【修】“陆先生,我要去工作,别拦我。”“陆太太,别闹,安心在家养胎。”“可是……可是我在家也可以工作的啊。”“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乖,别闹,我们睡觉……”乔栎杉欲哭无泪,她都快被他压榨成这样了,他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陆先生,我要出门了。”“陆太太,你去哪?和谁去?什么时候回来?干什么去?我用不用陪你?”最后给乔栎杉气的不行了,“陆薄勋!你在问,你就等着睡客卧吧!”果然,他不问了,有什么事能比睡客卧更惨的事。结婚前的他们,几乎都可以算是敌人,结婚后的他们却是如胶如漆,虐死一片单身狗……【本文男女主身心纯洁。】

  • 毒医嫡女:妖魅鬼帝,缠不休

    毒医嫡女:妖魅鬼帝,缠不休最新章节列表

        (爽文宠文)间谍出身的白小妖一不小心穿越到异世大陆成为了凤国大将军家的嫡出傻小姐,渣男渣女来了一拨又一拨,边修炼边虐渣,顺便挣钱来控制国家,可是哪个谁,你能不能不要老是穿着骚包的绿衣服在眼前晃来晃去闪成瞎
        某男摘下遮脸绿轻纱,桃花电眼眨了又眨:“娘子美如花,尊墨有钱撒”
        “什么鬼?”她脑门晕,不明白
        “就是请你把我收下!既能给你钱花,又能帮你虐渣渣”
        “扑通”侍卫惊倒下,名扬天下的鬼帝紫尊墨怎么就变成了倒贴美人画
        主子诶!你忘记了倒贴的向来不值钱

  • 1号重生:首长,有喜啦!

    1号重生:首长,有喜啦!最新章节列表

        顾楚活得很久,成为了一代女枭雄,却是终生未嫁。
        陆战荣带着一个秘密,年纪轻轻就牺牲了,成为纪念园里最年轻的少将。
        当活够了的顾楚睁开眼睛,却发现她重生回了1982年那个冬天,于是——
        她决定把未来最年轻的首长大人陆战荣先抢了再说。
        顾楚摸着男人蜜色性感的肌肤,完美的腹肌,热泪盈眶,丫的终于把他睡了!
        男人清冷的眸子满含深意地盯着身上的她,“顾楚,你胆子够肥啊!”
        女人得意洋洋的,反正,抢回去可以慢慢调教,“首长,好久不见,我有喜啦!”

  • 竹马镶青梅之璐轩之恋

    竹马镶青梅之璐轩之恋最新章节列表

        “轩哥哥,你等会我,我追不上你了!”五岁时她便遇上了这个男孩,遇到了与她共度一生的她,温柔善良的她配上了只对她温柔宠溺的他,那么,在未来的路上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 双面师兄本为仙

    双面师兄本为仙最新章节列表

        这是一个关于人格分裂的师兄和一心想要报复的师弟吃吃饭,睡睡觉,修修仙,降降魔,谈谈人生,谈谈理想的故事

  • 我该怎样爱你:十里红妆笑

    我该怎样爱你:十里红妆笑最新章节列表

        “欧阳易峰!我到底是哪里有错?!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付雨婷竭力嘶吼,美丽的眼眸里血丝遍布,微微低头便是泪流满面,可却仍是不屈一分,纤长的手指紧紧抓着衣裙,满是不甘。“你哪里都没有错,可又好像是哪里都错了”冰冷的男声响起,“别这样看着我,至少现在我还不认为你有这个资格。” 欧阳易峰看着付雨婷,不屑一笑……   十里红妆笑   笑看皇情扰   命运弄人  欢迎入坑 ~

  • 乖,总裁别闹!

    乖,总裁别闹!最新章节列表

        一觉醒来,她成了大陆财团的千金,公司破产,她挺身而出,站在那个呼风唤雨的男人面前道:“用我来换大陆财团,够不够?”
        某总裁看智障一样看着她:“你怕不是个傻子吧?霸道总裁文看多了?”
        另类反套路总裁文,看女主穿梭于各个剧本之间,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最多阅读:魂武战皇全文阅读不负责任专区全文阅读鹿晗的幸运小萌妻全文阅读何川,河川,涸川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骚年别跑全文阅读重生之我的明星全文阅读蜀山战纪之孽世情缘全文阅读绝色宠妃:王妃别想逃全文阅读陌为花开全文阅读天降预言师:爷,本宫娶你!全文阅读 好看的玄幻魔法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