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测阁小说网>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 我是大皇帝最新章节列表> 第八百九十六章 各自飞

第八百九十六章 各自飞

类型:武侠修真 作品:我是大皇帝 作者:暴走土豆泥 字数:13014182 编号:8029294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这么放松,“真动起手来,谁说得准轻重?人家兴奋起来倘若下了重手,径直把你杀了,同样不会有任何麻烦。” “啊?”乌疆听得傻眼了。 “啊什么啊。”刘恒没好气地道:“反正到时候你千万别逞英雄,也别听那苏管事吓唬你,一旦遇到好机会,直接躺倒装死就成,听到没有?” 乌疆赶忙应了。 刘恒则在猜测所谓的大贵人,“难道是陈家的本家子弟?” 他如今算是老江湖了,哪会信苏管事的话,反正如常出战,最好就是如苏管事所言,陪这位大贵人好好演一场戏而已。他想起了陆尚曾经意味深长的一句话,“想......


    上二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开+

    当!当!当!

    梨花暴雨般的枪击,让乌疆疲于应付,好在这段时间以来,他实战经验迅速丰富起来,技艺也磨砺到了巅峰,一时竟没有露出丝毫败势。

    夜骑的枪虽然是真兵,但锋锐程度仅仅略胜于乌疆那锤炼经年的体魄,能切开乌疆的皮膜,可是一旦嵌入乌疆体内,很快就会被乌疆运力夹住,反而有受限的隐患。

    所以夜骑十分留意,哪怕抓准乌疆破绽伤到他,有机会乘胜追击却往往会及时收枪,至此竟一直没能迅速扩大优势,使得战局一时陷入了僵局。

    不过攻的是夜骑,守的是乌疆,压力都在乌疆这边,而且防多必失,不断受伤积累下来,败势只会越来越明显,所以这种局面夜骑虽然不是很高兴,却也能从容接受。

    他却不知道,乌疆对于这个局面,竟越来越欣喜。

    “白先生果然说准了!”

    一开始,乌疆得知自己即将面对夜骑这样表现恐怖的强者,已经未战先怯,即便得了刘恒的提示,依旧没法静心为战。可是真正交起手来,他被逼得做出本能般的防守,本以为就像前面两个斗士一样,没过多少招就被夜骑斩杀当场,谁想到居然有板有眼的撑下来了。

    至于从一开始就落入下风,而且身上伤势越来越多,这些情况在乌疆看来,已经远比他想象中很快落败的局面不知好上多少了,这算得了什么?

    原来对手,也不像想象中那么强嘛。

    这结果让乌疆信心大增,出手越发镇定,终于见到了取胜的希望。

    “白先生说过,要近身打!”

    信心重现,乌疆就想起了刘恒在他上场前的叮咛,开始琢磨起这件事来。可是交手一段时间,他明显感觉得到对手的警惕,即便到现在也没露出破绽,让他很难找到近身的机会,这一方面使他越发确信了白先生的判断十分准确,对手果然更依靠枪法为战,近身并不像他之前表现那么强大,另一方面则让他想起白先生跟他口谈过的一场虚拟战。

    白先生口述的对手,像极了眼前的夜骑,一手刀法完美无缺,无数次逼得他落败。亏得这是虚拟的战斗,他有从容的机会重整旗鼓,一次次战败后总结与改进战法,直至不知多少次后终于能艰难取胜。

    那个素未谋面的对手,教给乌疆一种办法,“没有破绽,就强行制造破绽。”

    一念及此,他并没有急于动作,只是沉心静气,等待时机。

    不多时,夜骑的枪再度寻到一个他防守的破绽,枪出如龙,再度刺中他一边腰侧。鲜血激射间,乌疆仿佛根本不觉得痛,双目骤然大亮。

    在这一瞬间,他大吼一声,刚好收回的这边手臂瞬间变招,竟一把攥紧了夜骑没来得及抽回的长枪枪柄,然后趁势往后一拉,任由枪尖扎进他身体更深处,却也借此机会贴到了夜骑近前!

    他这突兀爆发,让夜骑脸色也微微变了,眼见长枪已经来不及回返,对手却已近在眼前,他另一只手倏地紧紧绷起,显然准备故技重施。

    就在不久前,就在这同一个场合,他就是用狠厉而突兀的一爪击中一位斗士,将其狠狠击毙,而今同样一招,出现在了乌疆面前!

    神威犹在,眼见这一招重现,要说乌疆不紧张,那绝对是骗人的。但他牢牢记得白先生和自己的判断,那就是眼前的对手,并不像他表现出来那样强大与无敌。于是狠招临头,他依旧努力让自己不要惊慌,只把对手当做平常敌人来对待。

    这么镇定下来,他并没有对这一招表现出太多戒备,更没有因此放弃得来不易的近身机会,只是做出了侧肘格挡的姿态。与此同时,他再度大吼了一声,双腿化作蛇身一般,拼命纠缠向夜骑的身躯。

    咚!

    那是力量与力量最直接碰撞发出的沉重闷响,同一时间,乌疆面露惊喜之色,夜骑却是真的脸色大变。

    因为他的爪招,被乌疆横肘挡住,虽说还是死死扣进了这手肘附近的血肉里,但这里并非人体要害,根本无法重现上次同样一击造成的辉煌战果了。

    ——————————————————————————————————————————————————————————————————————————————————————————————————————————————————————————

    当!当!当!

    梨花暴雨般的枪击,让乌疆疲于应付,好在这段时间以来,他实战经验迅速丰富起来,技艺也磨砺到了巅峰,一时竟没有露出丝毫败势。

    夜骑的枪虽然是真兵,但锋锐程度仅仅略胜于乌疆那锤炼经年的体魄,能切开乌疆的皮膜,可是一旦嵌入乌疆体内,很快就会被乌疆运力夹住,反而有受限的隐患。

    所以夜骑十分留意,哪怕抓准乌疆破绽伤到他,有机会乘胜追击却往往会及时收枪,至此竟一直没能迅速扩大优势,使得战局一时陷入了僵局。

    不过攻的是夜骑,守的是乌疆,压力都在乌疆这边,而且防多必失,不断受伤积累下来,败势只会越来越明显,所以这种局面夜骑虽然不是很高兴,却也能从容接受。

    他却不知道,乌疆对于这个局面,竟越来越欣喜。

    “白先生果然说准了!”

    一开始,乌疆得知自己即将面对夜骑这样表现恐怖的强者,已经未战先怯,即便得了刘恒的提示,依旧没法静心为战。可是真正交起手来,他被逼得做出本能般的防守,本以为就像前面两个斗士一样,没过多少招就被夜骑斩杀当场,谁想到居然有板有眼的撑下来了。

    至于从一开始就落入下风,而且身上伤势越来越多,这些情况在乌疆看来,已经远比他想象中很快落败的局面不知好上多少了,这算得了什么?

    原来对手,也不像想象中那么强嘛。

    这结果让乌疆信心大增,出手越发镇定,终于见到了取胜的希望。

    “白先生说过,要近身打!”

    信心重现,乌疆就想起了刘恒在他上场前的叮咛,开始琢磨起这件事来。可是交手一段时间,他明显感觉得到对手的警惕,即便到现在也没露出破绽,让他很难找到近身的机会,这一方面使他越发确信了白先生的判断十分准确,对手果然更依靠枪法为战,近身并不像他之前表现那么强大,另一方面则让他想起白先生跟他口谈过的一场虚拟战。

    白先生口述的对手,像极了眼前的夜骑,一手刀法完美无缺,无数次逼得他落败。亏得这是虚拟的战斗,他有从容的机会重整旗鼓,一次次战败后总结与改进战法,直至不知多少次后终于能艰难取胜。

    那个素未谋面的对手,教给乌疆一种办法,“没有破绽,就强行制造破绽。”

    一念及此,他并没有急于动作,只是沉心静气,等待时机。

    不多时,夜骑的枪再度寻到一个他防守的破绽,枪出如龙,再度刺中他一边腰侧。鲜血激射间,乌疆仿佛根本不觉得痛,双目骤然大亮。

    在这一瞬间,他大吼一声,刚好收回的这边手臂瞬间变招,竟一把攥紧了夜骑没来得及抽回的长枪枪柄,然后趁势往后一拉,任由枪尖扎进他身体更深处,却也借此机会贴到了夜骑近前!

    他这突兀爆发,让夜骑脸色也微微变了,眼见长枪已经来不及回返,对手却已近在眼前,他另一只手倏地紧紧绷起,显然准备故技重施。

    就在不久前,就在这同一个场合,他就是用狠厉而突兀的一爪击中一位斗士,将其狠狠击毙,而今同样一招,出现在了乌疆面前!

    神威犹在,眼见这一招重现,要说乌疆不紧张,那绝对是骗人的。但他牢牢记得白先生和自己的判断,那就是眼前的对手,并不像他表现出来那样强大与无敌。于是狠招临头,他依旧努力让自己不要惊慌,只把对手当做平常敌人来对待。

    这么镇定下来,他并没有对这一招表现出太多戒备,更没有因此放弃得来不易的近身机会,只是做出了侧肘格挡的姿态。与此同时,他再度大吼了一声,双腿化作蛇身一般,拼命纠缠向夜骑的身躯。

    咚!

    那是力量与力量最直接碰撞发出的沉重闷响,同一时间,乌疆面露惊喜之色,夜骑却是真的脸色大变。

    因为他的爪招,被乌疆横肘挡住,虽说还是死死扣进了这手肘附近的血肉里,但这里并非人体要害,根本无法重现上次同样一击造成的辉煌战果了。

    当!当!当!

    梨花暴雨般的枪击,让乌疆疲于应付,好在这段时间以来,他实战经验迅速丰富起来,技艺也磨砺到了巅峰,一时竟没有露出丝毫败势。

    夜骑的枪虽然是真兵,但锋锐程度仅仅略胜于乌疆那锤炼经年的体魄,能切开乌疆的皮膜,可是一旦嵌入乌疆体内,很快就会被乌疆运力夹住,反而有受限的隐患。

    所以夜骑十分留意,哪怕抓准乌疆破绽伤到他,有机会乘胜追击却往往会及时收枪,至此竟一直没能迅速扩大优势,使得战局一时陷入了僵局。

    不过攻的是夜骑,守的是乌疆,压力都在乌疆这边,而且防多必失,不断受伤积累下来,败势只会越来越明显,所以这种局面夜骑虽然不是很高兴,却也能从容接受。

    他却不知道,乌疆对于这个局面,竟越来越欣喜。

    “白先生果然说准了!”

    一开始,乌疆得知自己即将面对夜骑这样表现恐怖的强者,已经未战先怯,即便得了刘恒的提示,依旧没法静心为战。可是真正交起手来,他被逼得做出本能般的防守,本以为就像前面两个斗士一样,没过多少招就被夜骑斩杀当场,谁想到居然有板有眼的撑下来了。

    至于从一开始就落入下风,而且身上伤势越来越多,这些情况在乌疆看来,已经远比他想象中很快落败的局面不知好上多少了,这算得了什么?

    原来对手,也不像想象中那么强嘛。

    这结果让乌疆信心大增,出手越发镇定,终于见到了取胜的希望。

    “白先生说过,要近身打!”

    信心重现,乌疆就想起了刘恒在他上场前的叮咛,开始琢磨起这件事来。可是交手一段时间,他明显感觉得到对手的警惕,即便到现在也没露出破绽,让他很难找到近身的机会,这一方面使他越发确信了白先生的判断十分准确,对手果然更依靠枪法为战,近身并不像他之前表现那么强大,另一方面则让他想起白先生跟他口谈过的一场虚拟战。

    白先生口述的对手,像极了眼前的夜骑,一手刀法完美无缺,无数次逼得他落败。亏得这是虚拟的战斗,他有从容的机会重整旗鼓,一次次战败后总结与改进战法,直至不知多少次后终于能艰难取胜。

    那个素未谋面的对手,教给乌疆一种办法,“没有破绽,就强行制造破绽。”

    一念及此,他并没有急于动作,只是沉心静气,等待时机。

    不多时,夜骑的枪再度寻到一个他防守的破绽,枪出如龙,再度刺中他一边腰侧。鲜血激射间,乌疆仿佛根本不觉得痛,双目骤然大亮。

    在这一瞬间,他大吼一声,刚好收回的这边手臂瞬间变招,竟一把攥紧了夜骑没来得及抽回的长枪枪柄,然后趁势往后一拉,任由枪尖扎进他身体更深处,却也借此机会贴到了夜骑近前!

    他这突兀爆发,让夜骑脸色也微微变了,眼见长枪已经来不及回返,对手却已近在眼前,他另一只手倏地紧紧绷起,显然准备故技重施。

    就在不久前,就在这同一个场合,他就是用狠厉而突兀的一爪击中一位斗士,将其狠狠击毙,而今同样一招,出现在了乌疆面前!

    神威犹在,眼见这一招重现,要说乌疆不紧张,那绝对是骗人的。但他牢牢记得白先生和自己的判断,那就是眼前的对手,并不像他表现出来那样强大与无敌。于是狠招临头,他依旧努力让自己不要惊慌,只把对手当做平常敌人来对待。

    这么镇定下来,他并没有对这一招表现出太多戒备,更没有因此放弃得来不易的近身机会,只是做出了侧肘格挡的姿态。与此同时,他再度大吼了一声,双腿化作蛇身一般,拼命纠缠向夜骑的身躯。

    咚!

    那是力量与力量最直接碰撞发出的沉重闷响,同一时间,乌疆面露惊喜之色,夜骑却是真的脸色大变。

每一本好书都有它闪闪发光的亮点《我是大皇帝》之 第八百九十六章 各自飞能够带给你VR一般的感觉 绝对不是一般的小说能做到的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小写手能做到的 而暴走土豆泥作者在渐成名气的路上太需要您的鼓励与支持了 《我是大皇帝》之 第八百九十六章 各自飞正版的蓝天太需要您来共同描绘了!





    下一章预览:...士,的的确确是真死了,饶是没死,也仅剩下最后一口气,奄奄一息,被新下场这两个侍卫补了重击,自然死得更快了。 然而早死的还能安详战死,这些晚死的,才觉得痛苦,因为他们都听到了苏管事的话。一想到因为自己,牵连一村男女老幼都要为之送命,若是怒极或是悔恨至极,俱都死不瞑目。 听命行事的两个侍卫却不管这么多,兀自一个个“查验”过去,查完一大半都安然无恙,谁想那身材魁梧的侍卫查到如若老者的一具躯体时,变故骤生。 “咦?” 他如若之前一般施加杀招,这“尸体”倏然动了,竟探出一只手掌,......


    下二章预览:......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本章精要    当!当!当!

        梨花暴雨般的枪击,让乌疆疲于应付,好在这段时间以来,他实战经验迅速丰富起来,技艺也磨砺到了巅峰,一时竟没有露出丝毫败势。

        夜骑的枪虽然是真兵,但锋锐程度仅仅略胜于乌疆那锤炼经年的体魄,能切开乌疆的皮膜,可是一旦嵌入乌疆体内,很快就会被乌疆运力夹住,反而有受限的隐患。

        所以夜骑十分留意,哪怕抓准乌疆破绽伤到他,有机会乘胜追击却往往会及时收枪,至此竟一直没能迅速扩大优势,使得战局一时陷入了僵局。

        不过攻的是夜骑,守的是乌疆,压力都在乌疆这边,而且防多必失,不断受伤积累下来,败势只会越来越明显,所以这种局面夜骑虽然不是很高兴,却也能从容接受。

        他却不知道,乌疆对于这个局面,竟越来越欣喜。

        “白先生果然说准了!”

        一开始,乌疆得知自己即将面对夜骑这样表现恐怖的强者,已经未战先怯,即便得了刘恒的提示,依旧没法静心为战。可是真正交起手来,他被逼得做出本能般的防守,本以为就像前面两个斗士一样,没过多少招就被夜骑斩杀当场,谁想到居然有板有眼的撑下来了。

        至于从一开始就落入下风,而且身上伤势越来越多,这些情况在乌疆看来,已经远比他想象中很快落败的局面不知好上多少了,这算得了什么?

        原来对手,也不像想象中那么强嘛。

        这结果让乌疆信心大增,出手越发镇定,终于见到了取胜的希望。

        “白先生说过,要近身打!”

        信心重现,乌疆就想起了刘恒在他上场前的叮咛,开始琢磨起这件事来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我是大皇帝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八百九十六章 各自飞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穿成kiko怎么破[韩娱]

    穿成kiko怎么破[韩娱]最新章节列表

        文案提到么不可避免的会想到一个人,谁呢?龙哥..原希子与金秀贤公布恋情啦!吃瓜群众:天哪,他们俩是怎么勾搭上的,根本不配好嘛!一段时间后,水原希子被拍到与李弘基日本牵手旅游吃瓜群众:这次的更不配好嘛,欧巴什么眼光!又过了一段时间,水原希子片场神秘男友探班吃瓜群众:放开我们的安宰贤!......(这是耿直不改本色作风的故事)公告:时三更奉上,谢谢大家支持正版,么么哒!扫雷1女主会有很多段恋情,接受无能慎入2、1局你们定吧,想翻哪张牌子(抠鼻),当然想要龙哥也行,作者让她去追回来3纯属虚构鱼乐,爱豆粉不要喷我(顶锅盖逃走)4谢绝扒榜,谢绝人参公鸡5我爱你,你爱不爱我(/ω\),爱我就戳一下专栏收藏此作者吧~(这世上从一而终的爱情并不多,很多人都是兜兜转转才找到最终归属) 娱]击即可开启穿越之旅《穿成霉霉怎么破[美娱]》

  • 纠缠不清

    纠缠不清最新章节列表

        谢千琉本来过著和恋人同居幸福的日子,直到弟弟千璃来借住开始,让两人原本亲密的关系起了波澜....

  • 绯闻影帝请开门

    绯闻影帝请开门最新章节列表

        重生回到五年前,邬孟希努力踩极品灭渣男的时候,还遇到了一件烦心事。
        传言,凤大少是个不学无术的废物纨绔?那这个高冷狂傲,权势倾天的男人是谁?
        传言,凤大少从小身患暗疾,命不久矣?那这个身强体壮,毫不节制的混蛋是谁?
        邬孟希崩溃了,谣言真是害死人。
        领证时,她信誓旦旦,“借用你的名冠上我的姓,以后你就是我的男人!”
        他勾唇一笑,将她壁咚,“盖个章,以后我只属于你!”
        “……不清晰,继续盖章!”“……又没了,再来!”
        某女怒了:“凤南霆,你有完没完?”
        他看上的猎物从来逃不掉!(1V1宠上天)

  • 幸孕甜妻:总裁买一送三

    幸孕甜妻:总裁买一送三最新章节列表

        他是华国第一富豪,却被一个小女人算计,偷了种。
        当五年后再遇,他早已布下天罗地网,让她无路可逃。
        “男人,你到底想怎样?”“想睡你!”
        “我拒绝!”“拒绝无效。”
        一夜狂情,女人精疲力尽,泪眼婆娑怒骂到:“你到底还要睡多久?”“一辈子”
        门口,三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豆丁正垫着脚尖偷听。
        “哥哥,爹地在欺负妈咪,我要去帮忙!”
        “爹地不是在欺负妈咪,爹地是在给我们制造弟弟妹妹呢。”
        新书读者群:224904664

  • 冷宫代孕妃:妈咪逆袭战

    冷宫代孕妃:妈咪逆袭战最新章节列表

        布凡注定一生不平凡,一觉醒来离奇穿越,还已经有孕在身!挺着大肚子还要被冷面冰山的君王警告,别想凭腹中胎儿上位,她只是个代孕妃子罢了。
        What?代嫁的我见多了,这古代也兴代孕这一行么?!给多少钱?!既然是皇家子嗣应该不少吧!不对不对,现在不是考虑钱多少的问题!那么说搞大自己肚子的就是面前这个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要想生活过得去,就得给他带点绿!且看布凡如何撩男创业上位~

  • 星冉流年:约定的梦想

    星冉流年:约定的梦想最新章节列表

        她只是个平凡人家的女孩,却很完美。一次跆拳道比赛,她认识了他们(他们是明星),他们对她很好,渐渐地,她爱上了他。但是,好景不长:一次,他们走在大街上,被粉丝看到了,粉丝们的谩骂把她压得承受不了,于是,她跑开了。“砰!!!”一瞬间,鲜血四溅……

  • 天使的修仙路之魔王是怎样练成的

    天使的修仙路之魔王是怎样练成的最新章节列表

        一个出生龙族的龙三公主在不断修炼,成长中,以她强大的爱心与无边的修为拯救因为背叛被心魔缠身的姐姐。

  • 我和小呜的日常

    我和小呜的日常最新章节列表

        就是带着小宠物打打杀杀的小日常,夺宝升级修仙还带炼器,女主是个炼器师,男主是只不可说的小宠物hhhhh,后头可能会有点点虐男主,慎入哈,但是绝对不虐女主hhhh这是我写小说的原则

  • 岭南有佳人

    岭南有佳人最新章节列表

        龙秦以南,有山耶若,终年青山独翠,云雾缭绕,无四季,绝人烟,常人难入。
        山中一株百年老杜鹃,约孩童腰身粗细,虽枝繁叶茂,却已多年不开花。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山中独居的玄道长照例去给种植的药草浇水,回来时顺手将那剩余的一点瑶池水泼到了杜鹃树下,当晚,杜鹃树上便长了个粉嫩粉嫩的大花骨朵儿,微风轻起,清香满山。
        三天后,花骨朵儿长到了脸盆那么大。
        玄道长本不以为意,可眼看着那枝桠已经快挂不住脸盆花骨朵了,便前去查看。
        堪堪站在树下,花就开了,有团粉嫩雪白的软团团掉了他个满怀。还没看清楚,那团小粉嫩即扯开了嗓子哇哇大哭——就这样,玄道长喜当师父(爹)。
        ……

  • 隐婚蜜爱:老公,宠上瘾

    隐婚蜜爱:老公,宠上瘾最新章节列表

        “你以为我和你结婚是为了上床?其实并不是的,沙发,厨房,阳台,都可以!”
        时瑾纤怎么也预料不到一次刮碰事件,竟然会被腹黑的大总裁逼着结婚。
        说好隐婚呢?怎么消息就满天飞了?
        “陵景渊,结婚的事情是不是你爆给媒体的?”
        “乖,别叫这么大声,关了门你想怎么叫都行!”
        全球都知道她是他的心尖宠儿,唯独她不自知,以为他只是在报复她。
        某一日,他将她堵在角落,沙哑的嗓音很是无奈:“时瑾纤,你对我到底还有哪儿不满意的?”
        她揉揉细腰双腿打颤不满的控诉:“我对你的家庭暴力行为不满意!”

最多阅读:破庙有神仙全文阅读农门娇宠:夫君,太高冷全文阅读傲娇少爷遇见霸道少女全文阅读陌与初全文阅读青春年华之殇我一世浮涂全文阅读坠入深渊的残缺乐章全文阅读两度青春:岁月花开全文阅读 好看的武侠修真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