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测阁小说网>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 我是大皇帝最新章节列表> 第六百三十六章 同行与秘密

第六百三十六章 同行与秘密

类型:武侠修真 作品:我是大皇帝 作者:暴走土豆泥 字数:13014182 编号:121809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万全准备。” 屠长老气息又是波动起来,“不许胡说。” 他似乎想要厉斥,奈何平日过于古波不惊,此刻厉斥出声,听来也好似淡淡开口一般。可是身为师徒,刘恒自然知道屠长老有多么恼怒,他沉默片刻,边叩边继续道:“此去如若没有意外,徒儿应该是有去无回了,是以也请师父心里有个准备,还是尽早找个可传衣钵的弟子,也找个继承《血炼功》的弟子……不孝徒儿刘恒,在此叩别。” 重重三叩后,他起身就走。 屠长老下意识伸手,终是僵在半空,眼睁睁看着他快步离去,伸出的手慢慢垂落下来。 “灵原秘境......


    上二章提要:...猴妖尸身上反倒更好。 不管怎么想的,眼见刘恒的伤势越来越重,甚至多出三四道触目惊心的血口,刘恒将死已经成为所有人的共识,没人会觉得还有什么意外。 他们都在琢磨刘恒死后的事了。 谁也没想到,就在这人心浮动的时候,刘恒突兀大喝一声,“就是你了!” 他于高空突兀急坠,看似躲闪三道拳劲、两道刀气和四道剑气,目光却紧紧盯住下方一头正在纵掠的火云白雀。 在众多强者中,这头火云白雀实力不算顶尖,看着仅有一重妖境的样子。可是它在众强之中,度却是最快,飞掠如惊电一般,还要快过五重强......


    上四章提要:...价了。” 言罢,他再不理会脸色阴寒难看的督军,似乎重新变回了押送刘恒的将士,推着刘恒朝外面走去,“走吧。” 即便离开,刘恒也在警惕身后督军,防着他暴起难。谁想这将士却比他更加镇定,而那督军站在门口冷冷目送他们远去,最终果然也没有再动手。 “这是去哪?”远去百丈,刘恒放下心来,不由朝这将士问道。 将士歉然抱了抱拳,“还得委屈你回牢房去,不过稍等一天半天,等家里和六王那边谈妥,你就能出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 刘恒还是没忍住问道。 将士想了想,言简意赅地道:“本来刘家出手,你那军功谈妥后已经上报朝廷军部,谁想钦定封赏时有了变故,让那位六王不知为何动了心思,不顾刘家悍然出手。他本意是假传简令把你骗来,然后桃代李僵,杀了你后找人伪装成你领了封赏,谁知道你来得太凑巧,时局突变,让他已经顾不上这件事,所以才准备把这假传的简令给收回去销毁,让这事神不知鬼不......


    上八章提要:...刘恒就笑,“城池全建好了,我准备让六洞十八寨的人都搬进去,这数万人住到里面去,肯定就能热闹起来。等咱们觉得情况转好了,真能守住这城池,再把将士们的家人亲眷都给接来,那时候就更热闹了!” 听到他这话,一众武官浑身剧震,倏然间齐齐望向刘恒,那目光都亮得吓人。 “团长,真能,真能?” “可大人,俺出来闯荡快有十多年了,一直不曾联系过家里人,都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是否还健在……” “我犯了事后,也不知道家人有没有被那些个狗官……” 随后一众武官倒有大半迟疑,甚或神色黯然下来。 他们在参军前,没几个是齐家欢乐的,大多数因为种种原因混迹江湖,要么落草为寇,要么以打家劫舍为生,都是些杀才。此刻突兀提起接家人亲眷过来,他们初时激动兴奋,可想起曾经过往,又不免唏嘘伤神。 “都胡说什么呢,别忘了你们现在的身份!”眼见气氛低落,刘恒顿时厉喝出声,瞪眼扫视众人,“你们......


    上九章提要:...运石车。” 黄儒世走到工坊前,容光焕地讲解道:“夜里我派护卫我们的将士开拓出了山道,原本道上的树木也没有浪费,稍微裁剪就能打造成这种运石车。” 刘恒一看,真是没见过这么简陋的车。 这所谓的车甚至没有车轮,就以一段段粗壮圆木替代,车轴都是就着两边多留一点,然后卡进了两边挡板里。车身更简单,直接就是四面挡板,前面做了两条搭头,可见应该还是要用牲畜来拉。 乍一看的确是车,只是如此粗犷,任谁看了都觉得别扭,刘恒也是越看越无语,不禁深深怀疑起来。 这黄儒世,难道真是以精工巧......


    上十章提要:...自这些随军的手笔,如今恰好送他们归去。这些事情不用劳动刘恒亲自动手,他快步去往大帐,在其中找到了掌控营地阵法的法器。 这是一面血旗,似是人皮为布,上面用奇异血液为墨,勾画了繁复狰狞的符文,玄异而森然,显然是胡国天神教出产的法器。 刘恒深吸一口气,以内力灌入自己的百夫长虎符,再用力压到了血旗之上。转瞬,似有风云突变,一股莫名的气息自四面八方而起,汇聚到血旗上,又灌涌进了自己的百夫长虎符。 他就此牢牢掌握了营地所设的法阵。 略微查看后,他只觉整个营地都尽在掌握,只需念动,就......


展开+

    他上船时,分明听到胡玉酥让兰执事询问他是否是“那几家”的人。当时两人对答的态度与寻常主仆无异,刘恒就没有多想,如今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要是真如胡玉酥所言,她应该极其惧怕兰执事才对,哪里会有如此自然而然吩咐下人的态度?

    看来要么是两人交锋从没让外人知道,在外人面前掩饰得很好,要么就是……胡玉酥完全在骗他!

    他似是不经意问起,面上不动声色,实则暗中早已凝神盯住了胡玉酥的神色变化。

    胡玉酥垂之间,两颊飞霞,轻声道:“说来不怕刘大哥笑话,自从小女觉兰执事预谋不诡,也在想办法自救。常听人夸小女薄有姿色,小女这一路行来就常常拜访故交世家,本意是想伺机求援,谁知却被那兰执事死死盯住,还惹来几家公子的倾慕,真真弄巧成拙了。”

    “刘大哥初时来到,小女只当是那几家公子又来调戏,这便闹了误会。”

    刘恒一怔,随即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本就是人之常情,似胡姑娘这等国色天香,倾慕追求的少了反倒才叫人觉得奇怪。”

    “小女凡俗之姿,岂敢当刘大哥盛赞?”胡玉酥红晕更盛,娇艳夺目,自有柔情似水,“对了,还没问起刘大哥,怎么突然闯到船上来了?”

    刘恒叹息一声,“我本轻舟过河,谁想来到分流之处,你们这楼船生生撞来,把我轻舟撞了个粉碎。我自然恼火,本意是前来讨个公道,谁想就遇到了你们这桩事。”

    “兰执事出身洞玄商会,又把持大权,为人的确骄纵狂横。”胡玉酥满是歉意,随即又展颜笑道:“不过这正应了一句老话,多行不义必自毙,最后撞到刘大哥手里,落得如此下场,真真是命该如此。”

    “不过因缘际会罢了。”刘恒摇头失笑,一口饮尽茶水,这就起身道:“行了,事情已经完了,我也该走了。”

    两边说来只是萍水相逢,其间事情,他只想略微了解涉及自己的部分,至于别的,真没有涉足更深的念头,自然该走就走。

    “刘大哥且慢!”

    胡玉酥一听赶忙起身轻唤,咬唇迟疑,接着又是盈盈一拜,“刘大哥虽然洒脱,可此事毕竟因我而起,却让刘大哥失了行河之舟,也没了代步之物,若是小女毫无表示,怕是此生难安。”

    轻舟被撞毁,因为轻舟本就不值多少钱,刘恒损失不大,只是没了轻舟,他想要过河前往灵原的确多了不少麻烦。

    “这样吧,你们楼船必定还备着一些竹筏小船,送我一艘就成。”刘恒没什么挑剔的,也不觉得顺手搭救胡玉酥算得上多大事情,自然不愿占一个小女子的便宜,无非讨要一艘能代步的舟船就行。

    “小女这里的确有些寻常舟船,只是北阳河庭虽然已经封山数载,但这数年来又来了不少水妖大怪,刘大哥想用寻常舟船渡河,总是不太安全。即便刘大哥武艺高强,要是撞到什么妖怪,难免多出不少麻烦。”

    胡玉酥眼波流转,忽而转了话题,浅笑道:“这兰执事心怀不轨,却也是保障我们楼船安危的一大武力。如今他去了,小女免了一桩心事,却又该担心楼船能否安然抵达潼川州了。”

    “小女观刘大哥也该要去往灵原吧?”胡玉酥垂下螓,红晕都到了耳根,轻声道:“既然楼船缺了一大武力,刘大哥也少了代步舟船,是以小女斗胆,敢请刘大哥同行。”

    刘恒愕然。

    胡玉酥的建议可谓两全其美,然而刘恒感觉得出来,胡玉酥对他一直有所隐瞒。虽说不知道胡玉酥刻意隐瞒了什么,但两边只是一面之交,本就不可能全然坦诚相待,刘恒又无心多管闲事,自然也不会去瞎打听别人的秘密。

    原来没什么,可现在胡玉酥提出同行,刘恒就有些迟疑不决了。

    “这是小女第一次接手商会的差事,务求尽善尽美,还请刘大哥不吝相助。”胡玉酥娇颜闪过一抹苦楚,颤声求恳,又准备礼拜下去。

    “这是做什么?”

    刘恒一惊,赶忙虚劲托扶,“快快起来。”

    “只要刘大哥答应小女,等到潼川州时,小女必有重谢。”胡玉酥苦苦恳求,“刘大哥放心,咱们挂着洞玄商会的名号,这条水路上绝不会有人为难我们,此行并无多大风险。而且,而且听闻这次灵原秘境开启,就在潼川州宗童城……”

    刘恒身躯微震,倏然盯住她,“潼川州宗童城?”

    “正是!”胡玉酥一怔,见刘恒神色变化就觉得有戏,赶忙答道:“卦家天机阁早已传出消息,地点确凿无疑,刘大哥若是不信我,等去了灵原大可以随便找人一问,就知小女所言是真是假了。”

    刘恒眯起眼来,“你对灵原秘境,似乎知道不少?”

    此言问出,胡玉酥就极力掩饰慌乱,目光却躲闪起来,沉默片刻才苦笑道:“还请刘大哥恕罪,有些事情,小女不是不愿说,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刘大哥不要再问了,好吗?”

    定定凝望她好一阵,刘恒才收起慑人目光,眼帘低垂下来,陷入思忖。

    胡玉酥天姿过人,哪怕有所隐瞒,刘恒还是能感觉得到她身边灵气的波动,显然这胡玉酥也是修行之人。而且她言语中提及灵原秘境的次数,真真有些多了,如果故意隐藏什么秘密,必然和这次灵原秘境有关。

    联想到胡玉酥接了前往秘境开启地的差事,还有兰执事的出现和意谋不轨,刘恒渐渐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灵原密令?

    换做自己是胡玉酥,遇到这样的事情和造化,八成行事也相差无几。

    想通此节,刘恒再无迟疑,笑道:“实不相瞒,我此去灵原,也是因为听闻了灵原秘境的事情。此生能遇到这样的盛事,若是不去走一遭,只怕真会抱憾终身。既然要去同一个地方,这一路就多多叨扰了,灵原秘境的事情我不甚知晓,一路上还望胡姑娘不吝赐教。”

    听他这么说,胡玉酥反倒多了一抹犹疑,随后笑容就变得有些勉强,“刘大哥说的什么话,你是小女的救命恩人,还能护送楼船抵达潼川州,是小女该多谢刘大哥仗义相助才是。但凡刘大哥不明之处,只管问小女便是,小女必定知无不言。”

    将她眉目藏着一抹惊愁,刘恒不由心底失笑。

    他自然知道胡玉酥在惊怕什么,如果真藏了一枚灵原密令,现在肯定要当心是否才赶走财狼,又自己招来他这么个觊觎密令的“虎豹”了。

    不过胡玉酥显然是多虑了,别人不好说,刘恒却是已经有了一枚密令,自然无意再去图谋别人的密令了。

    可以说刘恒是她最不需要担心的人,可是这时候多说多错,解释越多越让胡玉酥徒增惊怕。刘恒索性不去辩解,只等“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相处时间多了,胡玉酥自然就能明白他的心意了。

    他重新坐下,“既然同行,有些事情得说在前面。我这人闲散惯了,不喜欢被人管束,也不喜欢管束别人,平日里没什么事,我只希望图个清闲,还请胡姑娘成全。”

    胡玉酥赶忙答应,“刘大哥放心,除了遇到大城时会停靠一阵,小女处理些私事,船上也能补充些货物,我们一路直接前往潼川州,应该不会有什么闲杂事情打扰到刘大哥。”

    “既然同行,该我出力的时候我必然不会偷懒,这一点也请胡姑娘放心。”刘恒又认真道。

    “那就好,那就好。”或许因为之前刘恒对灵原秘境的异常关切,打乱了胡玉酥的心境,让她变得有些心神不定,敷衍一般答应着。

    见她不在状态,刘恒也就起身告辞道:“该说的都说了,今日就不打扰胡姑娘了,还请找个人领我去房间,隔日再来询问关于秘境的事吧。”

    胡玉酥这才惊醒,立刻起身相送,本想亲自把刘恒送到客房去,却被刘恒执意拒绝,不得已只能找来一个丫环带刘恒去了。

    这丫环面容姣好,言行举止却极为伶俐,十分殷勤地领刘恒来到顶楼一间房里,又歉然道:“这已经是楼船上最好的几间房间之一了,可毕竟是简陋楼船,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刘公子多多见谅。”

    “挺好。”

    刘恒什么样的地方都住过,本就不是挑剔的人,再见到这房中装饰古香古色,低调中隐隐透出华贵,宽敞透亮,临船又能尽揽河山美景,比原来轻舟不知好处多少档次,更不会有什么不满意了。

    “公子满意就好。”丫环喜笑颜开,随即又朝刘恒眨眨眼,“好叫公子知晓,小姐就住在公子隔壁那间。”

    刘恒忪怔,随即略微沉吟,“我是个粗鄙武夫,和胡姑娘住得太近,就怕不知何时惊扰了胡姑娘,不如换一间吧。我对住处不太挑剔,只要能住……”

    他话音未落,这丫环已经掩嘴轻笑。

    “这是小姐特意吩咐的,小烟不敢胡乱做主,公子可别再为难小烟了,非要想换房的话,还请直接找小姐说去吧!”

    言罢她一溜烟儿跑出房去,那模样,好似现刘恒和胡玉酥之间有了什么一样,直闹到刘恒也是苦笑摇头。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如今刘恒已有种无欲则刚的意味,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泰然相对了。

    他在房中略微查探了下,只现一些静音、静心、隔断的小阵法,却没有现更多暗藏的玄机,自己设下几个禁断阵法,足以隔绝寻常的窥探与偷听,这就放下心来。

    把小白胖放出来,给它解开禁锢,又扔给它几块妖肉,任由它爱吃不爱吃,甚或满屋子乱跑,刘恒也懒得再理会它了。

    他来到窗边,听着河水涛涛声,遥望山河美景,眸光渐渐变得幽深。

    “灵原……”

    没来之前,他已经在无数人口中听说过这个名字,也在无数书籍里见过有关灵原的描述,要说此生最憧憬最神往的地方,非灵原莫属。

    当然不只是他,整个天下芸芸众生,很难找到不向往灵原的人。

    “此生,定要去灵原看看。”

    这是无数人挂在嘴边或藏在心里最深处的愿望,刘恒也曾不止一次念叨过这事情。可惜他没想到一件件事情堆叠起来,让他忙忙碌碌过了好几年,直到这次临到寿命尽头,才由于因缘际会而得以成行。

    然而连他自己都不曾预料到,当他真正踏入灵原境内时,心里竟出奇的平静,一点没有梦想成真时应有的激动和兴奋。

    “或许走的地方太多,经历的太多,我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些麻木了吧。”刘恒苦笑,终是缓缓合上窗,把风雪、涛声和美景全挡在了窗外,盘膝坐到蒲团之上。

    “和周游老先生他们一别已有三四年了,当年临别时曾听他们提起,将要回返灵原的游家秘地,随后周游老先生就会闭关,尝试晋升先贤境界。”来到灵原,刘恒不由自主就想起这桩往事,一时很是思念。

    “当年在莲宗仙府,周游老先生和蛮厨子都有斩获,听闻对他突破境界大有裨益,如今已经过去三四个年头,不知周游老先生如何了?”

    那时他初入江湖,根本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如今在江湖历练三四年,早就对境界有了切身体会。

    霸主境之上就是先贤境界,先到先贤,随后才能有成为圣人的渺茫希望。

    然而就算在诸道昌盛的上古,先贤也稀世罕见,是以古语有言,“霸主常有而先贤不常有”,说的正是这事情。在上古时代,霸主被定义为处在仙与凡之间那道关卡上的强者,唯有突破霸主境界,才能真正被称为凡脱俗的大能。

    到达那个境界的大能,一言一行皆暗合大道真谛,能为众生授业解惑,能够缔造种种不可思议的神迹,是能够左右一个时代的巨头。

    每一位先贤,都是世上最非凡的存在,连苍天都要礼敬他们。

    也正因为如此,每一位先贤出现都异常艰难,将会受到苍天最残酷的诘难和考验,以天雷为劫,历练其心,拷问其神,能够成功者百中无一。

    即便听闻周游老先生已是最顶尖的霸主,也是当世最有希望晋升先贤的人,可是刘恒知道他有个最大的隐患,就是年事已高。

    寿命将尽的周游老先生,早就不在巅峰状态,这时去挑战世上第二难的境界天堑,有多大风险自不必多说。

    越是知道这些,刘恒就越是止不住忧心,也就更想知道老先生的近况,“不知到了灵原,能不能打探到一些有关游家的消息……”(未完待续。)

每一本好书都有它闪闪发光的亮点《我是大皇帝》之 第六百三十六章 同行与秘密能够带给你VR一般的感觉 绝对不是一般的小说能做到的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小写手能做到的 而暴走土豆泥作者在渐成名气的路上太需要您的鼓励与支持了 《我是大皇帝》之 第六百三十六章 同行与秘密正版的蓝天太需要您来共同描绘了!





    下一章预览:...光独照在石王神胎之上,随即雨过天晴,飞天仙女相伴霓虹,直落他的脚下,仿佛恭请他踩着彩虹大道登天一般。” 胡玉酥神色复杂地道,“这四位降生的异象都有外人得见,是以才出生就让天下人都惊为天人,推崇为当世最有可能证道的绝顶人物。” 关于这四位的事情,刘恒已经听胡玉酥说了很多,如今该知道的也知道得差不多了,更准确的消息,看胡玉酥的模样应该也不太清楚了,索性问道:“除了他们四个,还有些什么需要注意的人吗?” “那就更多了,一时哪里说得完?”胡玉酥苦笑道。 刘恒也笑,“不怕,咱们行......


    下二章预览:...则真真要惭愧一辈子了。是以吴公子《万里迢迢》,才是此次诗会当之无愧的魁,这等登楼观圣人道意的造化,自然也该吴公子享用,如此方才名至实归。” 这番话句句在理,胖子掌柜一时被说得哑口无言了。 怔怔片刻,周围人群越来越大的骚动声才把他惊醒过来,原来楼里生的事情已经风传出来,引了更大的哗然。 “掌柜,如果没有别的事,那咱们有缘……”眼见这情形,刘恒更不愿多待了,开口就准备辞别。 然而话音未落,忽而听到掌柜苦笑,“难怪东家说公子必是重诺之人。” “东家?” 刘恒一怔,......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本章精要    他上船时,分明听到胡玉酥让兰执事询问他是否是“那几家”的人。当时两人对答的态度与寻常主仆无异,刘恒就没有多想,如今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要是真如胡玉酥所言,她应该极其惧怕兰执事才对,哪里会有如此自然而然吩咐下人的态度?

        看来要么是两人交锋从没让外人知道,在外人面前掩饰得很好,要么就是……胡玉酥完全在骗他!

        他似是不经意问起,面上不动声色,实则暗中早已凝神盯住了胡玉酥的神色变化。

        胡玉酥垂之间,两颊飞霞,轻声道:“说来不怕刘大哥笑话,自从小女觉兰执事预谋不诡,也在想办法自救。常听人夸小女薄有姿色,小女这一路行来就常常拜访故交世家,本意是想伺机求援,谁知却被那兰执事死死盯住,还惹来几家公子的倾慕,真真弄巧成拙了。”

        “刘大哥初时来到,小女只当是那几家公子又来调戏,这便闹了误会。”

        刘恒一怔,随即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本就是人之常情,似胡姑娘这等国色天香,倾慕追求的少了反倒才叫人觉得奇怪。”

        “小女凡俗之姿,岂敢当刘大哥盛赞?”胡玉酥红晕更盛,娇艳夺目,自有柔情似水,“对了,还没问起刘大哥,怎么突然闯到船上来了?”

        刘恒叹息一声,“我本轻舟过河,谁想来到分流之处,你们这楼船生生撞来,把我轻舟撞了个粉碎。我自然恼火,本意是前来讨个公道,谁想就遇到了你们这桩事。”

        “兰执事出身洞玄商会,又把持大权,为人的确骄纵狂横。”胡玉酥满是歉意,随即又展颜笑道:“不过这正应了一句老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我是大皇帝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六百三十六章 同行与秘密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时空交易所

    时空交易所最新章节列表

        被从3班逐出的吴刚,点开手机,然后发现一个内置不能删除的app。    然后,点开一看。    时空交易所启动成功。    “性功能药水:性功能永远+1;售价:7亿。”    “桃花运药水:桃花运永远+1;售价:100亿。”    “力量药水:力量永远+1;售价:50000。”    ……    然后,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

  • 仙妻降临:总裁吓呆

    仙妻降临:总裁吓呆最新章节列表

        夜晚,他吸着烟看着眼前的尤物,让他多年冰封的心,感觉到了饥渴,让他有了感觉。扑倒她后,发现离不开那让人喜欢的感觉。”可恶,你这流氓要扑我几次才甘心,我的老腰啊……”“多少次都不够,因为……你太诱人了。”“啊——流氓……“他继续把她扑到……

  • 情未成爱化为殇

    情未成爱化为殇最新章节列表

        夏小元,15岁的小高中生一枚,暑假偷偷跟邻居的大姐姐跑到横店去打工,却因为一次当替身吊威亚失足摔崖穿越到了宋代,而这个历史考试次次亮红灯,历史知识大多靠电视剧的女孩,该如何在这个时代生存,被爱本是一件大好事,为何如此让人伤脑筋,一心想要挽救被“狸猫换太子”的李妃,却又发现了怎样的历史事实......夏小元:我没有恋爱过,也没有想过在这个地方跟任何一个人恋爱,可你却用15年的时间为我编织了一张网,习惯了,就再也逃不出去了。我不知道踏出这门口我能活多久,但我愿意陪你。

  • 宠妻至上:偏执总裁别黑化

    宠妻至上:偏执总裁别黑化最新章节列表

        一纸合约,她成功从落魄千金税变为豪门少妇!
        白止染,江城名声狼藉的女人,传闻她恶毒,糜乱,心狠手辣!
        不仅毒死生母,而且还陷害手足,人人得而诛之!
        “呵!诛我?”少女狠戾一笑:“你们还不够格!”
        百万企业尽在她手,女王桂冠璀璨迷人,她一手造就了强大的商业帝国,势必要那些欺她者,辱她者,谤她者,在她的脚下像狗一样的活着!
        “白儿,那我呢?”
        就在白止染虐渣虐到爽,迎来人生巅峰之时,某大总裁屁颠屁颠的凑了过来。
        “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白芷染挥手,下一秒被甩在了床上。“白儿,我还不够卖力啊!”
        某总裁瞬间黑化!白芷染欲哭无泪,说好的温柔,说好的绅士呢!大骗纸!
        【男女双处,男强女强,绝宠】

  • 死神:冰山的融化历程

    死神:冰山的融化历程最新章节列表

        这是一个冰山与腹黑的故事。
        丹心没有想到,一条项链居然让自己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半神?!
        ……
        半个死神。
        没关系,就算这样,身边好歹好友一个冰山美男。
        看男女主如何扛着大镰刀一路过关斩将,看女主如何将冰山变成火山!
        本文治愈为主,惊险为辅,宠文一篇,各位看官请入座!
        (简介无能……请看正文……囧)

  • 官配:判官老婆太淡定

    官配:判官老婆太淡定最新章节列表

        作为五界之首灵界boss的宫奕,有颜值有身材有钱有权不滥情很专一的N好男人,却独宠地狱的生死判官。
        宫奕无耻卖萌中:“老婆,老婆,老婆。”
        判官淡定:“嗯?”
        宫奕轻咬判官耳垂:“老婆,我饿了~”
        判官面不改色依然淡定:“厨房有吃的。”
        宫奕:“………”

  • 宠妃当家:王爷,请让开!

    宠妃当家:王爷,请让开!最新章节列表

        “我最讨厌你这种狂妄自大的男人。”
        “恰好,我也讨厌你这种蛮不讲理的女人。”
        本想无视她的白沐羽,却在王府的生活里,逐渐被她吸引,暗生情愫;家国天下,女儿情长,她为他披甲战场,他为她勇闯敌营。

  • 闯进你的孤独星

    闯进你的孤独星最新章节列表

        “hey,你知道吗?听说隔壁班出了一个有名的才女,你知道吗?”田文麟本身带着专有的痞子语气问着正在看书的顾宇昊。

最多阅读:城隍-赛米丝物语全文阅读反派成神全文阅读种田,种甜——娘子不懂田全文阅读冥婚:借一世命换一世情全文阅读林飞传全文阅读军少强宠呆萌小军医全文阅读长生劫之流离录全文阅读召唤群豪全文阅读 好看的武侠修真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