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测阁小说网>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 我是大皇帝最新章节列表> 第五百八十八章 来人了!

第五百八十八章 来人了!

类型:武侠修真 作品:我是大皇帝 作者:暴走土豆泥 字数:13014182 编号:121761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无不妥帖,先生果然匠心独具,功劳甚大。” “恩主过奖了。” 虽然说着谦逊的话,但自己的本事得到刘恒由衷赞叹,黄儒世面上浮现笑容,可见心里还是很愉悦。 “行了,都看懂没有?”刘恒回头朝将士们喝问,将士们顿时齐声答应,他就笑道:“那就别闲着了,都动手吧。” 一群将士早就看得心动,听刘恒一声令下,立刻争先恐后朝后方石地扑去,不多时就见刀光剑气纷纷亮起,已是干得热火朝天。 “才开工,还请先生多多操劳,等大伙干熟悉了再去寻找新的石材。”刘恒郑重嘱托道。 黄儒世赶忙抱拳......


    上二章提要:...处更是瞬间化作了人间地狱,惨绝人寰。 无数胡骑在急于逃窜,可是他们已经被早有准备的两团将士团团围拢,四面八方皆是绝境,无论往哪边冲杀,迎接他们的都只有铜墙铁壁般的敌人,还有……死亡。 最为可怕和令人绝望的,还是那四重战阵的枯爪血相,仿佛带着无数亡魂的哀嚎与悲诉落下,无论落到哪里,都只会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血色巨印。 那里原本有他们同生共死的兄弟,数十个活生生的胡骑,甚或有百夫长、十夫长等等各色强者将领。可惜在这恐怖枯爪之下,都只是最普通的人,或者说仿佛蝼蚁,没有丝毫抵挡之力,一......


    上四章提要:...毫威慑的作用。 “还军法嘞,吓唬谁呢?” “你叫我八弟对我用军法?你倒叫他用一次看看!” 平时被将士们暗地里唤作“铁面乌鸦”的大四也难逃此劫,被不少将士仗着新身份就攀起亲戚,左一个“八弟”右一个“八哥”叫着,他面容都僵,嘴角却止不住抽搐,更叫将士们眉开眼笑。 就这么吵吵嚷嚷着,两团将士混着朱家寨的老少来到山丘下面,似乎被胡骑严整肃杀的军威给震慑住了,叫嚷声这才小了下来。面对胡骑,所有人都显出了极其真实的紧张和警惕,不自觉围拢在两团将士周围,似乎以此才能找到一些安全感。 他们这群人足有两三千数,本就是接连赶到的十多群人中人数最多的一群,尤其里面青壮占了一多半,自然受到胡骑格外的关注。 可是见到他们一路上的“精彩表现”后,如今胡骑见他们赶到近前,便传出了阵阵讥讽和嘲弄的笑声。 这种草台班子却妄称为军,简直就是个笑话! 不过这股胡骑的确可以说是精......


    上八章提要:... 不多时,他战车已经从侧面冲来,悍然撞向那百夫长,身上血斧神影融入两柄雪白大斧之中,人如猛熊直跃而起,双斧两竖,劈斩下去。 他的威势过于骇人,饶是陷入疯癫的百夫长也被极度危险感惊醒,这是身为武道强者近乎本能的预感。所以牛自斧到来时,他那狰狞面目霍然面向牛自斧,浑身气血沸腾,身上血狼神影也投入弯刀里,把牛自斧当做生死大敌,奋力反击。 牛自斧看似威不可当的一击,还是被他挡了下来。 他们交手的度极快,短短片刻已经打了不下十个来回,却是不相上下。牛自斧猛则猛矣,但本身修为不过只是一重大成武师,比起一重巅峰的胡骑百夫长,实力略逊一筹。幸好他是江湖出身,武艺更为精湛,加上气势占了上风,所以表现丝毫不弱于百夫长。 刘恒见到这一幕,总算安下心来。 他本就不指望牛自斧能迅斩杀这劲敌,只要像现在这样纠缠住对方就够了,因为他们很快也追赶到来。一股股强横气息迫近后,这百夫长余光见到......


    上九章提要:...响箭升空的度来看,敌军来势快得人想象,有这等度的敌军不用多想,只会是北胡的骑军! 才出城外不过几里地,他们才刚刚开始商议怎么应对胡骑截杀,这胡骑竟已经来了! 来得太快了! 等到一声声尖锐响声传来,整个大军都骚动起来,到处能听到军汉们慌乱或是紧张的叫嚷声,“是胡骑,胡骑来了!” “北胡的骑军到了!” “快,快逃啊!” 竟有人慌得还没迎战,就在大喊逃窜,而且这样的声音一响起,原本保持还不错的战阵突兀开始乱了,有人悄然转身,有人竟是撒腿就想跑。 “城外野战,......


    上十章提要:...,扩军之后军中鱼龙混杂,难免有些混乱,我奉劝你们谨言慎行,尽量不要去得罪人。不过要是起了争执,千万不能手软,这算是我给你们一点忠告吧。” 刘恒眯了眯眼,“敢问大人,不知到什么程度才叫没有手软?” 李治惊异地回头看了看他,许是察觉到了刘恒不经意流露的刚毅煞气,就露出若有所悟的神情,“自己估量着点,但凡没有弄死了或弄废了,就不算什么大事。” “我明白了。”刘恒点点头,随后不动声色塞过去几张银票,“以后还请大人多多照顾。” “你这是做什么?” 话虽这么说,李治假意推脱几......


展开+

    一名刺探急急赶来,面带激动之色,半路上就忍不住高喊道:“报!黄安队长回来了,还带着上百人!”

    听闻这话,众人齐齐呆住,随后兴奋望向刘恒。

    黄安回归意味着什么,人人心知肚明,他带来那些必然是大军军需部的人,来勘验军功的!只需要军功如实上报,勘验无误,全军上下的嘉奖也就是转眼的事情,这岂能不叫所有人激动莫名!

    “他们到什么地方了?”刘恒一边问一边朝回折转。

    众将士跟着他折转,又齐齐眼巴巴看向刺探,就听刺探道:“黄安队长派人带着他的信物先行一步赶到,我们已经验过信物和此人的身份,确是大军刺探,他说人马顶多两三个时辰就到!”

    “来得好快。”

    刘恒估算了下,他们距离大军有六七千里之遥,即便黄安骑着日行两千里的宝马日夜兼程,到达大军就得三天,一个来回就是六天。但是距他离去不过九天上下,也就是说不仅他路上没怎么耽搁,去到大军那里也没怎么耽搁,而且很快就派了随同的军需也是日夜兼程赶来。

    “怎么会这么急?”

    他不禁皱眉喃喃出声,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还是朝众人快语吩咐道:“正好该去取出胡骑营地的法阵,其他人别停下,继续造城,军中原有的团长、团副包括军需官白明泽跟我走,怎么说也该去迎接一下。”

    自有亲卫领命而去,等他乘着战车赶到山脚,所点的人都从两处赶到了。或许是他之前说得含糊,不仅牛自斧、大四、何伯、白明泽、韩忠、赵来和杜苏计这些两团的团长、团副来了,连照忠营那边也急哄哄赶来二三十人。

    “好家伙……”牛自斧一看顿时感叹,这可都是团长和团副,还有鲁迟这么个营副,可见照忠营应了一句古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大人为何急匆匆叫我们前来?”

    等刘恒简单说完,这群落魄团长、团副中有不少开始眼神闪烁,似乎因为这个误会而动了别的心思,唯有鲁迟听后就道:“原来是个误会,这是原本两团的军功,却和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在这里恭贺一声,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刘恒最看好他的就是知情识趣这一点,很有自己的分寸,不过既然来了,这么又赶走未免伤了他们的感情,所以刘恒略微思忖就笑道:“最后那一战你们也有参与,同样是有功之臣,既然来了就一起去吧。”

    原本看向鲁迟已经生出怨怒或不满的原照忠营武官们这才和缓下来,很有默契地默然并入人群中随行,却无视了赵来、韩忠等人鄙夷的眼神。

    “我们无非是区区寸功,若是就这么随同,恐怕有贪功之嫌,还是……”

    鲁迟皱眉,就要再次拒绝,刘恒已经下车拉了他一把,把他也拉到战车上,笑道:“鲁团长,不说将来都是一家人这样的虚话,我的为人你们慢慢也会清楚,一码是一码,该是你们的军功就会如实上报,绝不会弄虚作假。”

    余光见到一句话后,那些原照忠营武官们个个露出笑容,刘恒笑容又淡了下去,“可要是有人妄动不该有的心思,那也是妄想,我自有秋后算账的本事。”

    此言一出,照忠营武官们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俱是心头一凛,自然听得出刘恒威慑之意,赶忙争先恐后道“不敢”。

    刘恒这才重新浮现笑容,朝他们摆了摆手以示无妨,随后朝鲁迟道:“你毕竟是军伍中的老人,比我们更懂得各种规矩,跟在我身边也好,以免和大军军需的来人闹出什么误会。”

    “大人多虑了。”鲁迟朗笑道:“大人带着将士们立下如此大功,未来必然是军中红人,来人哪里敢刁难?”

    “可是来得太急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刘恒摇摇头道。

    鲁迟闻言一怔,皱眉思忖后就笑道:“以属下看来,大军的军需赶来这么快,恐怕动了些别的心思。毕竟明面上看,大人是收拢两百多残军,短短半年斩杀了千多胡骑,这可谓不世奇功,如若主战场那里久久没能打开局面,大人的功绩就值得立为标杆,拿出来大书特书,所以这兴许是好事!”

    听他这么说,刘恒若有所思,倒也能渐渐安下心来,“好事不好事我却不奢望,只要不是坏事就行。”

    鲁迟本来还想说宽慰的话,可是略微迟疑,想到军伍历来的尿性,哪里还敢再打什么包票,“期望如此吧,不过我看大人是有福之人,气运加身,应该不至于出什么岔子。“

    刘恒笑笑,不再多说,闷头赶路。

    倒是其余几人,牛自斧和韩忠等人没这么多顾虑,一路上兴致勃勃地讨论着各人将如何加功进爵,畅想神往,却是议论得红光满面,满是笑容,惹得原照忠营武官们艳羡不已。

    不多时,他们重新回到拉孜部族旁边的营地,只是顺路路过,并没有忙着去取出营地阵法,毕竟如今迎接大军军需来人才是正事。

    只是在路过的时候,冷清很多拉孜部族里冒出不少小脑袋朝众人窥视,或许以为刘恒等人没有现他们,竟是个个露出毫不掩饰地仇恨神色。

    牛自斧不禁皱眉,“这群兔崽子,什么眼神!照我看,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干脆把他们也征召去建城得了。”

    “牛团说的对,将士们也在说要不是需要他们帮着建城,早该全部屠灭,斩草除根了也省得心烦。”韩忠闻言就附和道。

    他们说话有意无意瞥向刘恒,奈何刘恒仅仅是微微皱起眉头,随后沉默不语,不免有些失望。

    至于这群胡族孩童的仇恨,他们都很清楚。

    虽说黄儒世改进了运石的方法,但毕竟运的是万斤巨石,再怎么改进对于没有武功在身的胡族人来说,那也是极其沉重的卖命活计。

    这八天里,一路都有新军将士们作为监督,拉孜部族的青壮们稍有偷懒就施以鞭挞。这些新军将士是六洞十八寨出身,在虎老二没来前,他们一直遭受胡族人的迫害,仇恨早就深入骨子里,此刻得到这样的机会,自然下手毫不留情。

    在这种强度的逼迫下,短短八天,拉孜部族派来的六七千青壮竟死伤小半,有被鞭挞致死的,但更多的却是活生生累死的。

    正因为这样,拉孜部族已经闹了不下十次,结果大多被族长拉孜布尔和大祭司舒哈软硬兼施给压下来,有时闹得太大,就是牛自斧亲自出马,那就更没道理可讲,硬生生给打压下去。

    被鞭挞致死的近千人,有半数死在这些骚乱里,死在牛自斧和随他去镇压的将士手中。这些留守部族的孩童们,恐怕他们里面有不少人的父母长辈就因此惨死,见到刘恒等人自然会有仇恨。

    这些事情,要说刘恒毫不知情就是笑话,他不只一次听过拉孜布尔和舒哈的哭诉,却往往只是厉叱赶走,却从没去制止过。

    因为他很清楚,胡骑的威胁一直存在,建城才是头等大事,要想最快度建起城池,这种事情就在所难免。

    单凭将士们人手不够,必然要找更多人力来帮忙,附近只有两个地方有充足人力供他挑选,一个是六洞十八寨,一个就是拉孜部族,刘恒会选择哪边显而易见。

    诚然,在这种事情上他也带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意味,但也有更多考量。

    六洞十八寨是古时遗落在这里的大夏人,拉孜部族是胡人,模样和习性的异同就自然分出了亲疏。再者说,新军将士都是六洞十八寨出身,如今渐渐成了气候,抽调他们亲属来这里遭难,于情于理都不合。

    拉孜部族就不同了,他们不仅和将士们没有任何关系,反倒之前在战时冲撞过军伍,这里做了错事,自然要将功补过。

    “大人多虑了。”鲁迟朗笑道:“大人带着将士们立下如此大功,未来必然是军中红人,来人哪里敢刁难?”

    “可是来得太急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刘恒摇摇头道。

    鲁迟闻言一怔,皱眉思忖后就笑道:“以属下看来,大军的军需赶来这么快,恐怕动了些别的心思。毕竟明面上看,大人是收拢两百多残军,短短半年斩杀了千多胡骑,这可谓不世奇功,如若主战场那里久久没能打开局面,大人的功绩就值得立为标杆,拿出来大书特书,所以这兴许是好事!”

    听他这么说,刘恒若有所思,倒也能渐渐安下心来,“好事不好事我却不奢望,只要不是坏事就行。”

    鲁迟本来还想说宽慰的话,可是略微迟疑,想到军伍历来的尿性,哪里还敢再打什么包票,“期望如此吧,不过我看大人是有福之人,气运加身,应该不至于出什么岔子。“

    刘恒笑笑,不再多说,闷头赶路。

    倒是其余几人,牛自斧和韩忠等人没这么多顾虑,一路上兴致勃勃地讨论着各人将如何加功进爵,畅想神往,却是议论得红光满面,满是笑容,惹得原照忠营武官们艳羡不已。

    不多时,他们重新回到拉孜部族旁边的营地,只是顺路路过,并没有忙着去取出营地阵法,毕竟如今迎接大军军需来人才是正事。

    只是在路过的时候,冷清很多拉孜部族里冒出不少小脑袋朝众人窥视,或许以为刘恒等人没有现他们,竟是个个露出毫不掩饰地仇恨神色。

    牛自斧不禁皱眉,“这群兔崽子,什么眼神!照我看,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干脆把他们也征召去建城得了。”

    “牛团说的对,将士们也在说要不是需要他们帮着建城,早该全部屠灭,斩草除根了也省得心烦。”韩忠闻言就附和道。

    他们说话有意无意瞥向刘恒,奈何刘恒仅仅是微微皱起眉头,随后沉默不语,不免有些失望。

    至于这群胡族孩童的仇恨,他们都很清楚。

    虽说黄儒世改进了运石的方法,但毕竟运的是万斤巨石,再怎么改进对于没有武功在身的胡族人来说,那也是极其沉重的卖命活计。

    这八天里,一路都有新军将士们作为监督,拉孜部族的青壮们稍有偷懒就施以鞭挞。这些新军将士是六洞十八寨出身,在虎老二没来前,他们一直遭受胡族人的迫害,仇恨早就深入骨子里,此刻得到这样的机会,自然下手毫不留情。

    在这种强度的逼迫下,短短八天,拉孜部族派来的六七千青壮竟死伤小半,有被鞭挞致死的,但更多的却是活生生累死的。

    正因为这样,拉孜部族已经闹了不下十次,结果大多被族长拉孜布尔和大祭司舒哈软硬兼施给压下来,有时闹得太大,就是牛自斧亲自出马,那就更没道理可讲,硬生生给打压下去。

    被鞭挞致死的近千人,有半数死在这些骚乱里,死在牛自斧和随他去镇压的将士手中。这些留守部族的孩童们,恐怕他们里面有不少人的父母长辈就因此惨死,见到刘恒等人自然会有仇恨。

    这些事情,要说刘恒毫不知情就是笑话,他不只一次听过拉孜布尔和舒哈的哭诉,却往往只是厉叱赶走,却从没去制止过。

    因为他很清楚,胡骑的威胁一直存在,建城才是头等大事,要想最快度建起城池,这种事情就在所难免。

    单凭将士们人手不够,必然要找更多人力来帮忙,附近只有两个地方有充足人力供他挑选,一个是六洞十八寨,一个就是拉孜部族,刘恒会选择哪边显而易见。

    诚然,在这种事情上他也带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意味,但也有更多考量。

    六洞十八寨是古时遗落在这里的大夏人,拉孜部族是胡人,模样和习性的异同就自然分出了亲疏。再者说,新军将士都是六洞十八寨出身,如今渐渐成了气候,抽调他们亲属来这里遭难,于情于理都不合。

    拉孜部族就不同了,他们不仅和将士们没有任何关系,反倒之前在战时冲撞过军伍,这里做了错事,自然要将功补过。(未完待续。)

每一本好书都有它闪闪发光的亮点《我是大皇帝》之 第五百八十八章 来人了!能够带给你VR一般的感觉 绝对不是一般的小说能做到的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小写手能做到的 而暴走土豆泥作者在渐成名气的路上太需要您的鼓励与支持了 《我是大皇帝》之 第五百八十八章 来人了!正版的蓝天太需要您来共同描绘了!





    下一章预览:...方能称之为魂修小成,面对武者不再像之前那么羸弱,有了正面应敌的实力。 可惜想要踏上这一步,就算专修神魂的强者都觉得分外艰难,刘恒就更别提了。 不过神魂弥补上来,比如之前用《点灵神魔术》降服蛇三娘子、虎老二,比如现在巧妙抵挡朱虎尔的意志冲击,已经显现出不少好处。 如此应对,使得他仅仅意志受到撞破的伤害,稍微运转就能稳住,那道意志神剑被消磨,反倒在《青莲度灭经》下成为神魂的养料,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影响了。 “朱老大,怎么了?” 追随在朱虎尔身边的团长李世冲是个面粗心细......


    下二章预览:...咆哮怒骂一声,目光直刺向城头,“竟然用出这样的剧毒,卑鄙的大夏人!你们都是该下地狱的肮脏杂碎!” 迎着他的怒骂,无数将士神色躲闪,也觉得心里难安,唯有刘恒直直和他对视,沉声道:“两军交战,胜者为王,何来卑鄙一说?如果不是被你们逼得动用这种手段,难道任由你们踏破十日城才是对的吗?” 听到这话,城头将士们又挺起了胸膛,再无愧疚。 “无论你说什么,都无法掩盖你们大夏人的狡诈和卑鄙!”为的将领大吼,双目直刺刘恒,“卑劣者,迟早要被卑劣埋葬!” “埋葬!” “死!” ......


    下三章预览:...阵》,连大夏最南方的边军也出现在这里了。” 刘恒心神剧震,震撼喃喃。 如果他没有记错,《惊电剑阵》是镇守大夏南方的边军习练的一种战阵,可这岳州却在大夏北方,等于说这支来援的边军穿越了整个大夏,来到了这里,“简直是疯了!” 大军压境,率先异动的是四方天地。 刘恒所在的山丘相距莫定城应该还有十数里远,脚下震动异常明显,仿佛有地龙翻身,将要颠覆世界。四周风声渐急,蜿蜒绕过莫定城的徐定河突然湍急奔涌,竟要生出种种异象。 霸主级城池阵法启动的声势,和十日城那阵法简直不可同日......


    下四章预览:...价了。” 言罢,他再不理会脸色阴寒难看的督军,似乎重新变回了押送刘恒的将士,推着刘恒朝外面走去,“走吧。” 即便离开,刘恒也在警惕身后督军,防着他暴起难。谁想这将士却比他更加镇定,而那督军站在门口冷冷目送他们远去,最终果然也没有再动手。 “这是去哪?”远去百丈,刘恒放下心来,不由朝这将士问道。 将士歉然抱了抱拳,“还得委屈你回牢房去,不过稍等一天半天,等家里和六王那边谈妥,你就能出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 刘恒还是没忍住问道。 将士想了想,言简意赅地道:“本来刘家出手,你那军功谈妥后已经上报朝廷军部,谁想钦定封赏时有了变故,让那位六王不知为何动了心思,不顾刘家悍然出手。他本意是假传简令把你骗来,然后桃代李僵,杀了你后找人伪装成你领了封赏,谁知道你来得太凑巧,时局突变,让他已经顾不上这件事,所以才准备把这假传的简令给收回去销毁,让这事神不知鬼不......


    下八章预览:...然有急事,我便不留你了。只是如今战局你也看在眼里,怕是很难抽出兵马护送金将军,只能请金将军自行上路了。” 刘恒再度抱拳,“此刻离开已是强人所难,岂敢再让曹将军派兵护送,我独自离去便好。” 曹正神色和缓一瞬,随即重新把心神集中到操控战阵血相之上,口中急急说道:“既然如此,请金将军去往军阵边缘,自己挑选时机脱阵离开吧。” 不等刘恒回应,他又认真道:“此刻独自离阵,凶险之大想必金将军心知肚明,曹某无以相助,只能祝金将军此去一路平安。” 刘恒抱拳,“多谢。” 身为久战之将,两人都习惯干脆利落,言罢再不多说,当即分别开来。 曹正依旧专注操控血相与后方追击的胡骑血相激斗,刘恒则如他所言一样,很快赶到军阵边角处,窥准时机一跃而出! 大军往南去,要护送伤兵和车马回大夏,刘恒则要赶往东边数千里外的十日城,所以一经离开军阵,刘恒就和他们彻底分道扬镳。 在这追击......


    下九章预览:...然有急事,我便不留你了。只是如今战局你也看在眼里,怕是很难抽出兵马护送金将军,只能请金将军自行上路了。” 刘恒再度抱拳,“此刻离开已是强人所难,岂敢再让曹将军派兵护送,我独自离去便好。” 曹正神色和缓一瞬,随即重新把心神集中到操控战阵血相之上,口中急急说道:“既然如此,请金将军去往军阵边缘,自己挑选时机脱阵离开吧。” 不等刘恒回应,他又认真道:“此刻独自离阵,凶险之大想必金将军心知肚明,曹某无以相助,只能祝金将军此去一路平安。” 刘恒抱拳,“多谢。” 身为久战之将,两人都习惯干脆利落,言罢再不多说,当即分别开来。 曹正依旧专注操控血相与后方追击的胡骑血相激斗,刘恒则如他所言一样,很快赶到军阵边角处,窥准时机一跃而出! 大军往南去,要护送伤兵和车马回大夏,刘恒则要赶往东边数千里外的十日城,所以一经离开军阵,刘恒就和他们彻底分道扬镳。 在这追击......


    本章精要    一名刺探急急赶来,面带激动之色,半路上就忍不住高喊道:“报!黄安队长回来了,还带着上百人!”

        听闻这话,众人齐齐呆住,随后兴奋望向刘恒。

        黄安回归意味着什么,人人心知肚明,他带来那些必然是大军军需部的人,来勘验军功的!只需要军功如实上报,勘验无误,全军上下的嘉奖也就是转眼的事情,这岂能不叫所有人激动莫名!

        “他们到什么地方了?”刘恒一边问一边朝回折转。

        众将士跟着他折转,又齐齐眼巴巴看向刺探,就听刺探道:“黄安队长派人带着他的信物先行一步赶到,我们已经验过信物和此人的身份,确是大军刺探,他说人马顶多两三个时辰就到!”

        “来得好快。”

        刘恒估算了下,他们距离大军有六七千里之遥,即便黄安骑着日行两千里的宝马日夜兼程,到达大军就得三天,一个来回就是六天。但是距他离去不过九天上下,也就是说不仅他路上没怎么耽搁,去到大军那里也没怎么耽搁,而且很快就派了随同的军需也是日夜兼程赶来。

        “怎么会这么急?”

        他不禁皱眉喃喃出声,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还是朝众人快语吩咐道:“正好该去取出胡骑营地的法阵,其他人别停下,继续造城,军中原有的团长、团副包括军需官白明泽跟我走,怎么说也该去迎接一下。”

        自有亲卫领命而去,等他乘着战车赶到山脚,所点的人都从两处赶到了。或许是他之前说得含糊,不仅牛自斧、大四、何伯、白明泽、韩忠、赵来和杜苏计这些两团的团长、团副来了,连照忠营那边也急哄哄赶来二三十人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我是大皇帝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五百八十八章 来人了!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无敌强化系统

    无敌强化系统最新章节列表

        普通屌丝叶秋,被骗了一千元后,手机上多出了一款强化系统,从此生活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普通剃须刀,强化成为了静音高性能剃须刀。
        简版八极拳,强化成为无敌八极王拳,拳打九州。
        普通牛肉卷,强化成为了五色神牛肉,吃一片能洗筋伐髓。
        这棍子看着不错,以后就叫金箍棒了!
        本书群号:18476979o,欢迎加入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无敌强化系统》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绝世倾情:魔君

    绝世倾情:魔君最新章节列表

        身为神魔后裔的少年,带着好基友寻找母上大人。途中调戏各界美人,最终一个凡人为其钟爱,什么?竟然还是穿越来的!最为惊悚的是母上大人竟也是与之不同年代的穿越者。。。

  • 永远盛开的三色堇

    永远盛开的三色堇最新章节列表

        大扫除时发现的神秘信件,谜一般的大赛,大规模作弊,神秘消失的宝石,翼的死因,这一切有着怎样的关联?在背后操控着一切的是幕后使者是谁?他们,能躲过这一劫吗?

  • 扛起造反的大旗

    扛起造反的大旗最新章节列表

        为什么别人一穿越坐拥美男,我一穿越就扛上了造反的大旗
        父上大人派我勾引皇帝,我却拐个王爷回来
        说好的高冷王爷呢,谁把这嬉皮笑脸的货拖走
        你我本无仇,可我背负光复前朝的责任,利用你一下下,不介意吧
        ps:造反只是个线索,主要还是男女主相爱相杀啦

  • 腹黑影帝难驾驭

    腹黑影帝难驾驭最新章节列表

        “叶子,叶子,叶子,我爱你。”台下的一声声的呼喊声。这是叶晟睿在国内举办的第一场演唱会,全场坐无空席,人气非常高。然而内场的侧边有个突出的身影,她静静的座着,没有和其他“勿忘我”在一起呐喊。

  • 说是沧海桑田

    说是沧海桑田最新章节列表

        她是自己心里最完美的样子,时间的流逝是是她的成长无论怎样她的依靠与软肋依旧是他,那个忘不了的他

  • 快穿:咸鱼要翻身

    快穿:咸鱼要翻身最新章节列表

        意外死去的陈芳晓绑定了一个来自异世的快穿系统:咸鱼翻身!
        从此走上了替各种人士奋起的人生征途。
        有钱的富二代?用钱砸死你!
        有貌的绝世美人?揭开面纱把你秒成渣!
        有情的移情别恋大前任?手指向西你不敢往东!
        有冤抱冤?有仇报仇?
        爽,雷,苏,懵?

  • 绝望世界之白昼的夜

    绝望世界之白昼的夜最新章节列表

        “他是迷失在白昼世界里的魔鬼。”桑杰·罗伊在手札信纸上写道,“白夜他就像一只猫,性情十分古怪且喜怒无常。如果有人利用或虐待他,不管过程多么痛苦,他都会挺下来。然后再不惜一切代价报复那些曾经伤害过他的人——用利牙咬破他们的喉咙,喝干他们的血;以利爪挖出他们的眼珠,剖开他们的胸膛,将其五脏六腑全部吞入腹中。”
        “猫一旦失去戒心,就会马上失去自己的生存技能。”桑杰说,“白夜亦是如此。”

  • 重生与转世:纠缠不休的爱

    重生与转世:纠缠不休的爱最新章节列表

        她寻找一生的那个人,最终使她推开了我
        究竟什么是爱什么是感恩
        前世,今生,转世,
        我们三人的孽缘从未中断过
        她爱的是他,而我爱她,可是他却爱着我
        我的手中握着笔,落在纸上却都是她的模样
        她的心里何曾有过我的一点点席位
        拜托,拜托,我们纠缠三生,下一世,请不要让我遇见你

  • 后来,前事无痕

    后来,前事无痕最新章节列表

        她6岁,遇见他,阳光温暖的少年,此生有你,夫复何求?
        她15岁,他交了第一个女朋友,她心想,原来所有男人的额头上都有一个贱字。
        她18岁,历尽艰辛登临山顶,未及欣赏风景
        她19岁,山有木兮卿有意,昨夜星辰恰似你
        她22岁,城市慷慨亮整夜光如同少年不惧岁月长
        她28岁,其实我没变,只是后来不曾相见
        后来,前事无痕,他意乱情迷时在你耳边说的那些话,当不得真......

最多阅读:捡到一苹猫全文阅读万能小兽医全文阅读腹黑殿下调皮公主逃不掉全文阅读古陆奇缘全文阅读盛宠萌妃:腹黑太子,我不嫁全文阅读告白气球:帝少,你好啊!全文阅读王俊凯:夏至已尽全文阅读邪尊大人入骨宠,冷漠异世妃全文阅读听空和他们全文阅读美妙天堂之恶魔的复仇,go!全文阅读 好看的武侠修真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