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测阁小说网>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 我是大皇帝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百四十三章 旧怨上门

第四百四十三章 旧怨上门

类型:武侠修真 作品:我是大皇帝 作者:暴走土豆泥 字数:13014182 编号:121617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 可是干系到功法这样的私密,刘恒好像不愿过多透露,她都不好再多盘问。但她知道刘恒不痴不傻,做出这样不合常理的选择,就一定有必须如此的原因,这么想着,她心里的难受就一扫而空了。 “师兄天资卓绝,小妹相信不管师兄拜入什么宗门,将来肯定都会出人头地就对了。”她斩钉截铁地说道,随后又笑道,“小妹真是瞎操心。蝶花宗应该是周天宗的下宗吧,能随上宗师兄们前来大比观礼,就足以看出师兄在那边有多受重视了。” 刘恒张张嘴,却是尴尬地笑了笑。他没想到徐子章已经帮他想好了前来圣地的原因,这时候再说他来圣地......


    上二章提要:...依旧没有阻挡师姐们继续前进的脚步,齐齐踏入前五百。 第三天,师姐们才遇到了一些像样的对手,稍微激战,还是有惊无险杀入了前三百。 第四天时,前三百排名几乎都是各宗门遗留的精英,比试就变得前所未有的激烈起来。岳虹、纱沐、楚玉、紫玉崖四位师姐,都遇到很强的对手,激战后惜败,最终抱憾止步于前百之外。 但饶是如此,她们的表现也引起了很多惊叹,因为全部杀入前两百,这已经是让人瞩目和惊艳的成绩了。至少这样的成绩,绝不是往年蝶花宗能够得到的,出现在三大宗门才不会让人像现在这样感到震惊和不敢置......


    上四章提要:...唬我,咱们就先论论道理。你何不问问你护住这竖子,究竟做了什么孽!” 此言一出,所有目光都锁定刘恒,神色各有各的凝重和惊异。 能让一位周天宗执事不顾一切,甚至当众放下身段,亲自朝一个晚辈下杀手,可见这其中有多大的仇恨。 这貌不惊人的少年,究竟惹了多大的祸事? 偏偏连明长老都忽然不知该怎么争辩了,因为身为同门的她们甚至比外人更加清楚,眼前这位在折腾事情上有多大的本事。所以看向刘恒,人人神情复杂。 做了什么孽? 刘恒愣怔在那里,脑海飞快回忆着自己进入周天宗以来的一幕幕,越想越是把握不定。真要说起来,他来到周天宗可以算是规规矩矩,唯一有过麻烦的,就是试炼之前和杜真武那一场争执了。 然而这事情,怎么想也早该完结,哪里值当让一位周天宗执事来当众威? 除此之外,就只有在秘境中…… 心里渐渐生出明悟。他面上却是惊疑,“敢问这位执事,晚辈自觉一向循规蹈......


    上八章提要:...里纠结,这是最糟糕的打算,刘恒倏然生出念头,“即便我能撑得住。在这种环境下,又不知周围潜伏着多少怪物,我能撑得住多久?而且撑下去有什么用,除了精疲力竭或是重伤惨死,没有任何别的下场。” 不会有援军,刘恒也从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所以只能闯阵。 要以最快的度闯出这个阵法,耽搁得越久,危险越大,如同深陷泥潭。 抱着这个念头。刘恒二话不说朝前飞奔,却隐隐控制了奔跑度,没有达到最快。因为现在这个度,才足以让他在攻击袭来的刹那做出反应,再快就会失控。 呜——! 呜! 呜——! 镰刀猛烈挥舞的呜鸣声不绝于耳,好像随着他的加前进,阻拦他的怪物数目也在急剧增加。 “这些怪物,到底是什么?” 刘恒心如电转,急切寻求着答案,“刚才凑近。我没有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这显然不寻常。” 只要是生灵,就必须呼吸,这是无法避免的。然而刚才接触,却让刘恒觉了这......


    上九章提要:...。 唯一庆幸的,就是寂魔尊者当时应该把他体魄和身份都当做将来根基,所以也没有傻到做事时直接报出他的名号,这里才能找到一些回旋的余地。 而且相比寂魔尊者行事的风格和脾性,和刘恒反差太大,这就更好推脱了。 回想一天前。刘恒心里又沉重两分。 距离和寂魔尊者激战,已经过去足足四天,一天前他欣然赴约。答应了吴梅等人昨天在前方千里处商量,刘恒并没有爽约。可是到达那里。遭遇的是足足数十人的埋伏,任他如何辩解,被仇恨蒙蔽双眼的人们依旧对他口诛笔伐,没有丝毫冷静。 根本没法谈。 ......


    上十章提要:...刘恒,又学会了识海的粗浅运用,已经今非昔比。 胜利的曙光,开始站在了刘恒那边。 “哈,哈哈哈!” 寂墨尊者朗声大笑,“小子,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有些不一般。可是别忘了,本尊乃是先贤尊者,一世王与圣之下的最强者!能活过数以十万年而长存,手段岂是你等小辈能够揣度的?即便一时让你猖狂,你又能奈本尊何?只要你灭杀不了本尊,最终胜的依旧只会是本尊!” “即便本尊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你却连犬都算不上啊!” 不愧是绝世强者,哪怕落到如此绝境,他依旧是有恃无恐,因为他拥有千征百战磨砺......


展开+

    随少年前来的青年气宇不凡,白面剑眉,微微昂,很有些矜持,手搭在腰间剑柄上,审视刘恒后朝少年问道:“没认错人吧?

    “就是这厮!”

    少年瞪向刘恒的目光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大半年不见,这厮变化不小,但昨天见着他和云山宗那小丫头勾勾搭搭,我就知道肯定是他!”

    青年免不了又好好打量刘恒几眼。?  ?

    他听自家师弟提起过年初的事,自家师弟可谓同辈翘楚,可是在那次仙府之行后,自家师弟险些因为此人而一蹶不振,受到很大打击。不仅是自家师弟,交好的几个宗门里天才弟子也是这样,让青年对这能力压群英的刘恒起了很大兴趣,可谓闻名遐迩了。

    可是见到本人,他又微微蹙眉,只觉得名过其实。

    “周天殿。”

    他目光略过刘恒,在大殿匾额上停顿片刻,又落在刘恒衣服上。周天宗也算一流宗门中有名的宗门了,显而易见,刘恒并非周天宗弟子,只是周天宗亲近的宗门弟子,或是……下宗弟子。

    而且看刘恒的年纪,比师弟可大多了,这让他感觉明白了什么,言语就多了几分不善,“朋友以大欺小,未免让人不齿。”

    同来的少年闻言张张嘴,可是凝神打量刘恒后,眼中闪过一丝惊疑,“我当年见他大概也就和我相当的年纪,如今看样子竟老成了很多,气度也大变,难不成……我认错人了?”

    可事已至此,他可不敢朝师兄说自己认错人,想到刚才自己高呼对方也应声回头,他就强迫自己不再多想。

    “反正眼前这人不是刘恒也应该和刘恒是同族,找他报仇总不会出错。”

    想到这里,他看向刘恒的目光重新变得凶恶而得意。

    刘恒瞥他一眼,又看向说话的青年。略微思忖已经明白是什么事了。虽然对少年完全没了印象,但想来即认识自己又认识徐子章,那应该就是莲宗仙府惹下的麻烦,如今找上门来了。

    朝两人拱手行礼。刘恒淡然道:“我如何以大欺小,还请明示。”

    青年眼神一厉,“朋友,敢做不敢当吗?年初时在大夏武陵山脉仙府深处,将一众小辈劫掠****的人。敢说不是你?”

    果然就是这桩事。

    刘恒了然,看见少年却只剩下些许的唏嘘。年初他刚入江湖,当时真是穷得吓人,竟想到打劫众人来家致富,如今想起来自己都觉得幼稚的可笑。

    “这么说是我没错,却谈不上以大欺小。”刘恒坦然应下,“那时候行事草率,如今想来怕是有些过分。你师弟当年失去的东西,还请说个章程,我双倍做赔礼还他吧。”

    那时候觉得异常珍贵的诸多宝具宝兵。现在他哪里还会放在眼里,所以索性做个好姿态,想要平和解决这事。

    可是听到对方耳中,却以为他见势不妙,已经怕了,少年登时更加得意,嗤笑道:“当时嚣张如斯,一副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的样子,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也知道怕!”

    青年皱眉。满是失望地摇头道:“我还当是个什么人物。”

    “年初听闻了师弟的事,我只当是同辈相争输了,师弟他自己技不如人,受些挫折也好。反而对你很有些赞赏。正因如此,今天听师弟说偶然见你,我才会起意来见你一面,当面看看是个怎样的少年天骄。可谁知见了面才知道,你竟是以大欺小,这就说不过去了。”

    青年淡淡道:“区区两件中品宝具。我们还不放在眼里,但此风却不可涨。看样子你我年纪相当,我也不欺负你,你当时怎么欺辱我师弟的,让我怎么还报回来就是。”

    “师兄,你这样也太便宜他了!”少年登时不乐意了,亢声道:“你是不知道这厮当时有多过分,把所有人都劫掠一遍,然后就消失的干干净净,让我们想找他报仇都无门。受他折辱的并非我一人,要是让其他好友听到咱们遇见他,却被师兄轻易放过,日后不知怎么埋怨我呢!”

    “哦?”

    青年闻言若有所思,“还是师弟你考虑周全,如此说这事真就不能轻易算了。”

    “那是自然!”得到师兄称赞,少年更是欣喜。

    青年思忖后道:“既然如此,这事情不单单你我二人就能处置的。这样,我在这盯住他,不让他跑了,玉泉你就跑一趟,把吃过他亏的各宗门人都给叫来,聚个头商议商议。”

    “好嘞!”

    少年兴高采烈地应诺,朝刘恒投去一个“你等着死吧”的得意眼神,然后一溜烟跑了。

    直到这时候,刘恒朝青年道:“我本意是化解当年旧怨,如今看来似乎哪里错了,还请赐教,兄台是哪家弟子?”

    青年眼神一凝,“你不认识我?”

    初时他还当刘恒已经认出他来,晓得他的厉害,才会这么干脆服软,只觉刘恒欺软怕硬,很是不屑。然而知道厉害,还能在他面前强撑镇定,他以为刘恒装腔作势的本事也不小,谁知现在听对方打探自己来历,竟像是根本不认识他!

    他心里那种哪里不对劲的感觉渐渐浓郁。

    “在下初来乍到,的确有些孤陋寡闻。”刘恒笑道,“还请兄台莫要笑话,对了,在下蝶花宗,刘恒。”

    蝶花宗?

    这是什么宗门?

    即便在周天宗境内二流宗门中,蝶花宗也没有多少存在感,很多宗门听过就忘,直到这次才因为刘恒而彻底扬名,让人们牢牢记住。然而到了整个圣地范围内,消息传得就没那么快了,平日的蝶花宗实在不起眼,大多数人闻所未闻。

    再者说只是个一流宗门里的排名变动,即便听闻,过几天依旧会忘,这就是蝶花宗在整个圣地的地位。

    但刘恒自报家门,不管认不认识,青年也不能失礼,随意拱手道:“三才剑宗。郑洪生,今次忝居同辈第九。”

    刘恒心念微转,玉简里资料在脑海过了一遍,仅仅知道三才剑宗同样是个一流宗门。历年排名和周天宗相差仿佛,算是极为强势的一流宗门。至于这郑洪生,却没找到相关的丁点资料,就大概猜到郑洪生处在什么层次了。

    这份玉简,是周天宗专门为王宇乾准备的。里面着重收集足以作为王宇乾劲敌的资料,对王宇乾有些威胁的也往往会记上一笔。

    以这个标准来看,郑洪生应该就属于对王宇乾毫无威胁的那种了。

    “当年旧事,的确是我有些年少轻狂,如今想来也略感有愧。”刘恒旧话重提,“在下看来,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是诚心想化解当年恩怨。待会各家到来也好,还请郑兄帮忙说说话,能赔钱了事自是最好。”

    见刘恒姿态放的低。郑洪生心里稍感舒服,可是想到自家师弟这大半年受到的痛苦折磨,他脸色又沉了下去。

    “说的倒是轻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他冷哼一声,“当年你肆无忌惮,就该想到会有什么后果,如今知道怕也晚了。这事情不会轻易善了,你自己都不够分量,还是把你家长辈叫出来。让他给各家一个交代吧。”

    “不至于如此吧?”刘恒皱眉。

    郑洪生撇嘴,“我晓得你家也不缺霸主这等头面人物,否则更没这么好说话。”

    刘恒笑道:“小辈间的打闹,就不必兴师动众了。也罢,还是等人来齐了再说。”

    他朝后面摆摆手,示意那些看情况不对头就要凑过来的周天宗杂役弟子们不必过来了,就这么气定神闲站在那里,静静等候。

    这副模样落到郑洪生眼里,更觉得他装腔作势。嘲弄道:“好意给你提个醒,谁知你竟这么不知好歹。也罢,既然你不见棺材不掉泪,到时候可别认怂。”

    刘恒也不答话,只是闭目养神。

    “哼。”

    或许当年刘恒的确玩的狠了,一听刘恒露面,已经被三才剑宗的郑洪生师兄当场堵住,各家小辈们真是群起潮涌,很快呼朋唤友再叫上得意师兄,一大群人气势汹汹赶了过来。

    “郑兄。”

    “张兄也来了?”

    “嘿,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人物!”

    “许兄!”

    ……

    乌泱泱涌来一大群人,竟大多是认识的,相互搭讪客套也花费了好一阵子时间,随后才有一道道目光接连落在刘恒身上。

    刘恒睁眼扫过众人,其中硬是看见二十多种不同的服饰,从人数和气势上看应该有十多家是一流宗门或势力,四五家或许是二流宗门,这架势实在有些吓人。

    “武陵山脉毗邻圣地百灵谷,那时候到来的各大势力,应该还是圣地麾下的人占了大头。”刘恒一想就明白了其中原委,但他也不怯场,朝众人点头道:“人都来齐了吧?”

    “嚯!”

    对面有少年阴阳怪气地惊呼一声,“有点胆量。”

    “你想好怎么死了吗?”有人咬牙切齿,阴森森问道。

    也有人一想到大辱将报,就意气风,“这还算少的呢,要是早知道你还敢来圣地凑热闹,来的人只会更多!你也不想想你当时得罪了多少家,全部都被你得罪光了!”

    有气度不凡的青年压低声音出主意道:“在这里不好动手,不知道他和周天宗什么关系,更不能让云山宗的长辈听到消息跑来坏事,咱们先把他带走,找个僻静地方再好好收拾他!”

    听他这话,不少人很是意动,朝周天殿里戒备看去。

    因为他们来势汹汹,周天殿里也惊动了很多人,暂时还没见有长辈出现,顶多是些杂役弟子和同辈人在好奇打探,但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了。

    “李兄说得对,先把人带走。”

    “不能便宜了他!”

    要是长辈来了,还真就不好收拾对方了,想到这里,一群青年少年迅聚拢,把刘恒围住,是要逼迫他跟众人离开。

    “也好。”刘恒笑了笑,不等众人逼迫,自己朝前走去,“这里不是说事的地方,咱们换个地方再说吧。”

    他率先踏步,从容不迫漫步前行,倒让众人一怔,有青年微微眯眼,“倒也光棍。”

    一个长飞扬的伟岸青年朝郑洪生问道:“我们来之前,没见他去求援吧?”

    郑洪生略微回想后摇了摇头,让人们放下心来,依旧把刘恒紧紧围在中间,亦步亦趋朝远处走去。

    “有好戏看了!”

    周天殿的殿门边,卢占吉啪一声合上折扇,兴奋道:“我就说这小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啧啧,看这架势,竟然得罪了不是一家两家,单是我见到的,都有好几个宗门的同辈头面人物到了,这小子惹下的祸事肯定不小!”

    “走,咱们赶紧跟上去!”

    见他跃跃欲试,同行的书童有些犹豫,“少爷,怕是不妥吧,这种事情肯定不简单,咱们还是别掺和了……”

    “怕什么?”

    卢占吉不以为然,“是他惹事,又不是咱们惹了什么麻烦,去看看又能如何?再者说我得去亲眼看着,才能知道这小子到底做了何等大孽,回来才好和青舒妹妹与众人好好宣扬宣扬,让大家知道他的真面目!”

    他越想越对,当先跨出了殿门,紧追过去,“不准拦着我,否则我定告诉父亲,你坏了我的大事!”

    见根本劝不住,书童真是急得跺脚,又不放心他独自跟过去,只得也匆匆追随上来。

    等他们一路跟到僻静地方,找个花丛躲藏起来,卢占吉就满心激动雀跃,聚精会神朝那边看去,就看这群人会怎么收拾刘恒。

    书童心细,见到人群里有几人似有意若无意地朝这边瞥了几眼,心里咯噔一下,就晓得两人已经被对方现了。幸好这些人看了两眼就收回目光,显然并不在意他们暗中窥视,书童快要跳出来的心才总算落了回去。

    “哈,到现在你还在装模作样!”

    一个当年被刘恒打劫过的少年满面狞笑,慢慢抽出宝剑,呛然声响的让人心慌,“我怎么就这么见不得你这张脸?”

    另一个少年也是撸起袖子,逼近刘恒,“你那时候不是很嚣张么,一副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你现在再嚣张一个我看看啊?”

    郑洪生的师弟最先按耐不住,大笑一声,手臂抡圆了,照着刘恒面颊就重重扇去。

    “打人,就得打脸才痛快,诸位,让我先来!”(未完待续。)

每一本好书都有它闪闪发光的亮点《我是大皇帝》之 第四百四十三章 旧怨上门能够带给你VR一般的感觉 绝对不是一般的小说能做到的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小写手能做到的 而暴走土豆泥作者在渐成名气的路上太需要您的鼓励与支持了 《我是大皇帝》之 第四百四十三章 旧怨上门正版的蓝天太需要您来共同描绘了!





    下一章预览:... 在那种局面下只是脱臼,的确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郑洪生闻言理解地拍了拍他肩膀,又朝场中紧张关注过去。 “你这人太软了。” 少女随手将马金戈甩飞,朝刘恒不满道:“自己有实力,听到别人在你面前叫嚣,你居然这么轻易就放过了?” “我和他们的恩怨,一时半会说不清。”刘恒摇摇头,不受她激将,“总之,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你倒是难得一见的好脾气。”少女诧异地看他一眼,随即把这小事就放下不提了,朝刘恒兴奋道:“不过瘾,不过瘾!不行,你必须和我好好比试一次。” 是......


    下二章预览:...的雪莹!” 峭壁近乎笔直而上,如巨刀大斧劈出来的那样,所以山路到了这里呈之字模样,曲折而上。 就是这样的峭壁,依旧充满生机,有树木坚定地扎根在上面,鸟兽穿行安栖,叫刘恒看后不得不佩服生灵的坚韧。 但是现在见到这些,他却是异常的头疼。 生机,也就意味着这一路依旧会走得很艰辛,总有意想不到的意外来给他添加各种各样的麻烦。 他一掌拍出,把悄然逼近他的一只蝴蝶给拍飞。这蝴蝶的翅膀是两道青色的清风,浑身开满五颜六色的花,香气袭人,闻到鼻中却会变成难以想象的恶臭,令人浑身都一......


    下三章预览:...“亏得遇见二师姐,无论看谁的面子,也应该能保得刘师兄周全。” 盖因为如此,徐子章庆幸不已,松了口气,没有过于担忧。 “糟糕,二师姐他们那条山道上。有人从上面下来了!” 许娇忽然惊呼,让徐子章刚落回去的心又猛然提了上来,急忙举目眺望,看清来人。心跳都瞬间静止,“那是!” 神山腰腹的陡峭山道,周英朝刘恒喋喋不休地教训着,“你看看,这有多危险。你竟还敢跑到这么高的地方,也不知你是怎么混上来的。” 刚刚一粒石子滚到刘恒脚下,迎风见涨,突兀化作几丈高下的怪异邪兽。 这......


    下四章预览:...与风度。而刘恒一样坦然接下,表现自然不落下风,只是当先用出这种手段,在众人看来难免落了下乘。 “毕竟是下宗弟子,能做到和鸣明有来有往这种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童易真心里暗暗点评。身处同样层次,这种争斗在她看来实在精妙绝伦,看得美目溢彩,“心智暗斗这一局,此刻两人勉强可以称作平分秋色,但这都只是小道。只有真打起来,看二人布局何时作,成效如何,这心智之争才能真正分出胜负来。” 谁也不会相信,刘恒真就只是单纯赠刀这么简单。 对于众人的误会。刘恒从接到鸣明回赠的真刀那一刻起才有所醒悟。可是事已至此,再解释也无法消解误会,所以刘恒没有多说,开始鼓动内力。 “请赐教。” “刘兄是客。先请。” 听鸣明客气道,刘恒点头,并不想纠结于谁先谁后这种交锋,刀气瞬息而出,“既然如此,鸣兄小心了。” 刀气如挂。简单明了劈落而下,无非是个开场,谈不上多么惊人的威力。......


    下八章预览:...如上好的白玉铸造而成的精美饰品,光莹圆润,圆滚滚的都快吃成一个小球了,它依旧吃得乐此不疲,实在让刘恒不忍直视,“你就不怕惹来什么野兽,把你当可口点心给一口吞了?” 当然这也只是说说而已,以小虫的力量,曾经一个指头大小就力气惊人,现在这么大个头,刘恒都怀疑它能咬破自己的肌肤了,寻常妖兽哪里会是它的对手。 说也奇怪,他们游历这么多世界,所见的生灵都远远避开,包括蛇虎猛兽都是如此,并不会因为一虫一人看似弱小就生出食猎之心。 他们走着看着,一路向前,竟不知走了多深,深到刘恒都觉得是否已经绕神山走了好几圈。神山外面看着应该没这么大,可他们脚程不慢,偏偏没有撞见任何一个相同的世界。 “这丛林可比看着要大出很多,有种类似乾坤钱袋之流的意味,芥子虚空,这种手段对于圣人来说,恐怕也算不得多么高深的手段了。” 刘恒隐隐猜测着。却越走越现,周围的环境在逐渐变得贴近真实。好像从奇幻......


    下九章预览:...如上好的白玉铸造而成的精美饰品,光莹圆润,圆滚滚的都快吃成一个小球了,它依旧吃得乐此不疲,实在让刘恒不忍直视,“你就不怕惹来什么野兽,把你当可口点心给一口吞了?” 当然这也只是说说而已,以小虫的力量,曾经一个指头大小就力气惊人,现在这么大个头,刘恒都怀疑它能咬破自己的肌肤了,寻常妖兽哪里会是它的对手。 说也奇怪,他们游历这么多世界,所见的生灵都远远避开,包括蛇虎猛兽都是如此,并不会因为一虫一人看似弱小就生出食猎之心。 他们走着看着,一路向前,竟不知走了多深,深到刘恒都觉得是否已经绕神山走了好几圈。神山外面看着应该没这么大,可他们脚程不慢,偏偏没有撞见任何一个相同的世界。 “这丛林可比看着要大出很多,有种类似乾坤钱袋之流的意味,芥子虚空,这种手段对于圣人来说,恐怕也算不得多么高深的手段了。” 刘恒隐隐猜测着。却越走越现,周围的环境在逐渐变得贴近真实。好像从奇幻......


    本章精要    随少年前来的青年气宇不凡,白面剑眉,微微昂,很有些矜持,手搭在腰间剑柄上,审视刘恒后朝少年问道:“没认错人吧?

        “就是这厮!”

        少年瞪向刘恒的目光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大半年不见,这厮变化不小,但昨天见着他和云山宗那小丫头勾勾搭搭,我就知道肯定是他!”

        青年免不了又好好打量刘恒几眼。?  ?

        他听自家师弟提起过年初的事,自家师弟可谓同辈翘楚,可是在那次仙府之行后,自家师弟险些因为此人而一蹶不振,受到很大打击。不仅是自家师弟,交好的几个宗门里天才弟子也是这样,让青年对这能力压群英的刘恒起了很大兴趣,可谓闻名遐迩了。

        可是见到本人,他又微微蹙眉,只觉得名过其实。

        “周天殿。”

        他目光略过刘恒,在大殿匾额上停顿片刻,又落在刘恒衣服上。周天宗也算一流宗门中有名的宗门了,显而易见,刘恒并非周天宗弟子,只是周天宗亲近的宗门弟子,或是……下宗弟子。

        而且看刘恒的年纪,比师弟可大多了,这让他感觉明白了什么,言语就多了几分不善,“朋友以大欺小,未免让人不齿。”

        同来的少年闻言张张嘴,可是凝神打量刘恒后,眼中闪过一丝惊疑,“我当年见他大概也就和我相当的年纪,如今看样子竟老成了很多,气度也大变,难不成……我认错人了?”

        可事已至此,他可不敢朝师兄说自己认错人,想到刚才自己高呼对方也应声回头,他就强迫自己不再多想。

        “反正眼前这人不是刘恒也应该和刘恒是同族,找他报仇总不会出错。”

        想到这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我是大皇帝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四百四十三章 旧怨上门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Boss的私宠:娇妻,不准逃

    Boss的私宠:娇妻,不准逃最新章节列表

        “你到底是谁?”新婚之夜居然被一个陌生男人强势征服,唯一回答她的只有冷傲、强壮的身体和一张漆黑的名片。
        她本想将此事当成一场恶梦,却发现这张名片成了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这是地狱的邀请函,也是天堂的通行证。
        “你不是禁欲系的吗?”她被男人按在了宽敞的大床上,语气中充满了颤抖。
        “遇到你之前的确是,不过现在请把禁字去掉。”

  • 高中飘落的那树樱花

    高中飘落的那树樱花最新章节列表

        她,家里经济困难,也不是父母亲生的,却用美丽征服了校草,他,家里良好,却爱上了那个她……两个本来不应该的恋爱,却凑在了一起,当然也有人不服气啦。

  • 恶爱:邪少和女王

    恶爱:邪少和女王最新章节列表

        “轩,把我忘了吧,我不值得你这样对我好,我配不上你,找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儿,让她替我照顾你。”夜淋月哽咽着。转头,准备离去。
        “夜淋月,你给我一个解释!!!你到底是怎么了?!快说啊!!!别离开我,好吗??”宫以轩望着她准备离去的背影,疯狂的嘶吼,情绪极其不稳定。
        “把我忘了,对不起。”夜淋月再也忍不住了,豆大般的眼泪直流而下。
        以轩,我不想你看着我死去,那样你会更难受,长痛不如短痛,把我忘了,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呵,”宫以轩苦笑了一声,“夜淋月,你给我听好了,以后,我们不再是情、侣,我们永远是敌、人!!”宫以轩不再挽留,而是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去。
        一滴如珍珠般的眼泪掉了下来。

  • 女尊王朝:兽世相约

    女尊王朝:兽世相约最新章节列表

        再一次被派去做任务的她,没想到会经历一场自己想不到的生活……

  • 王俊凯倾尽晨光我爱你

    王俊凯倾尽晨光我爱你最新章节列表

        女主叶落汐,被自己的好朋友利用,在自己恢复记忆,自己并把自己和王俊凯的所有事情告诉自己的好朋友后,自己的好朋友竟然用自己以前的身份去和王俊凯相认,在王俊凯那里尽说自己的坏话,让王俊凯讨厌自己,好在最后,杨辰宇,自己的男闺蜜在王俊凯和自己的好朋友结婚的那天,告诉了王俊凯真相,并让王俊凯自己选择……

  • 穿越千年:邪王是我的

    穿越千年:邪王是我的最新章节列表

        无奇不有的万千世界,真的会存在着跨越千年的爱恋,冥冥中有条不知名的线牵引着,牵引着他们的再次相遇,再次的相恋.......传说中海枯石烂,至死不渝的爱情?待看现代蛀虫宛馨儿怎么样玩转另一时空!梦境中古衣男子,他落寞,温柔,伤心?还是无情、冷酷、腹黑?看跨越千年的宛馨儿怎样继续他们悱恻缠绵的爱情故事......

  • 重生最强仙皇

    重生最强仙皇最新章节列表

        少年林天,前世一代大帝遭人暗算,坠崖重生,却背负血海深仇,这一世他要强势崛起,报仇雪恨,凭借各种机遇,逆天传承,碾压诸天帝子,各路天骄,在这光怪陆离的万千世界中,成就热血帝路,造就最强仙皇!

  • 花千骨之三月烽火天下

    花千骨之三月烽火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恢复记忆的花千骨担起了她千年之前的使命,她既是女娲之后也是天定圣女,回到天界之后她喝下了忘川水,忘了前世忘了今生,她与白子画有将何去何从……

  • 王源之梦的相遇

    王源之梦的相遇最新章节列表

        关于tfboys与王雨洋的故事,自己来看吧。文中出现明星有鹿晗,刘志宏等

最多阅读:恶魔校草:甜心,宠上瘾全文阅读大千宫全文阅读倾天神女:郡主来到,王爷接驾!全文阅读漪生不负流年意全文阅读帝君是蛇宝:宠妃很胡闹全文阅读重生之若为男神全文阅读校园杀手女皇:暗帝宠无限全文阅读 好看的武侠修真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