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抗争!

类型:武侠修真 作品:我是大皇帝 作者:暴走土豆泥 字数:13014182 编号:121504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静悠远,“那倒是托了师姐的福了。” “本就是宗门自产的宝茶,对于同门来说算不得多么珍奇,师弟若是喜欢,等回去后送些去你府上就是。”华景秀淡笑道,“只是宝茶生长不易,炼制也艰难,所以每年出的很少,师姐我送不起太多。每年顶多送个八两左右,勉强让师弟尝尝味道而已。” 刘恒忍不住看了她一眼,自然能感觉华景秀释放的善意,但这转变也太大了吧? “这么说。就要多谢华师姐的好意了。”他虽然惊异,却不会拒绝,现在本就是他最乐于见到的情况。毕竟不管是因为张云允,还是因为宗门争斗,他同样都有和华景......


    上二章提要:...太好,前两天查了查有关蝶刀宗的记载,恰好记得这一点,听到错了就忍不住想指出来。 一瞬间,蝶刀宗门人的神情全僵在脸上,如同忽然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钻心的疼! 尊为祖师,已逝数百年的古人,后人稍微尊敬些是多么正常的事,任是谁来都不会如此无礼,竟然当场指责这是错谬! 这隐脉真传,他想做什么?! “师兄,杀了他!” “狂妄小儿,该死!” “找死!” 蝶刀宗在场的门人登时都气愤填膺,怒斥喝骂劈头盖脸砸下来,简直人人都恨不得冲下去将刘恒碎尸万段! “好,好!......


    上四章提要:...的原因,师父如今几乎将所有希望都放在了他身上。就期待隐脉三代人,用无数条命填出来的可能成为现实。所以他心里的担忧,甚至没有跟师父多说,就是不愿他因此伤心,希望找个更好的机会再说吧。 十年寿命,能做什么? 刘恒偶尔也会想这些事,他渐渐真心喜欢上了追求武道的感觉,但对于一个只剩十年寿命的人,这就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奢望罢了。 所以,好像除了救出何伯外。已经没有什么别的愿望了。 今夜他突然又生出了一个念头,十年寿命,争取把丁乐儿培养到武身觉醒,好像也是一件很有追求,而且有希望做成的事情? 如果真的做到,凰骨武身就将承载他的愿望,替他去看武道最高峰的风景! 甚至可能比他自己走的更远,不,是一定! 这么想着,他看向丁乐儿的目光变得更加热切,也更加明亮。弄得不明所以的丁乐儿只觉得两颊滚烫,娇羞之下,举止都不自然起来。 “你,一定要努力!” 刘恒郑重......


    上八章提要:... 如果说有意思,那时候她献身为什么又不顺水推舟?如果说没意思,怎么要和这么危险的人争斗,只为讨要一件宝贝给她? “你别多想,这东西吧。”刘恒琢磨着该怎么和她解释。“说贵重的确很贵重,极为稀有,干系到一个武者将来能达到怎样的高度,甚至能改写一个人的命运。但要说不贵重,比方落到那老奸商手里,只能放着落灰或是跟别人换取东西,对他自己也根本没用。或者给了别人,也远没有给你用起的效果大,你就放心收下吧。” 能改写一个人命运的宝物? 丁乐儿呀了一声,才知道这东西比她想象的更加珍贵。只感到不可思议,也越惶恐了,“这种宝贝恒哥哥自己用吧,我。我配不上的。” “我啊?” 刘恒笑容淡了几分,有些落寞和苦涩,“我和那老奸商一样,一辈子也用不上了。这是到达武生境巅峰后帮人凝气的宝物,我却早就凝气了,如今留给你是最合适的。” “我……” “别再说了。”刘恒严肃起来。“我......


    上九章提要:...是心头咯噔一下,忽然有种风雨欲来的惊慌,“正好卡在那位要回来定亲的当口,杀了他的亲弟弟,这到底是什么事?” 他们口中的“那位”就是沈道中的大哥,明明和他们都是同辈,他们却不敢直言其名。只敢以那位代称,可见他在家族的地位也早已高得远同辈了。 小辈们出身在豪门,心思也比同龄人更加成熟,不免因此浮想联翩。 “这是公然对我们沈家的挑衅啊!” “说不定沈道中被杀只是开始。这背后是不是还有什么针对我们沈家的大阴谋?” 只是沈道中被杀,众人忽然感觉平时自傲的家世并非像他们以为的......


    上十章提要:...死正珠,哪怕在圣地也一样!”明阳握紧了拳头。白虎正珠是堪比霸主的强者,就算被压制了大半实力,同样不是猴妖能杀死的。而且白虎正珠身上没有太多激斗的伤痕,只有额头被人洞穿而死,这种伤分明是一击毙命,更不可能是猴妖了。 “你是说?”蛇巨人眯了眯眼。也相信明阳的判断,“这猴妖只是明面上的,他背后还藏着可怕的敌人?” 只有这个说法能够解释白虎正珠的诡异暴毙了,可是这样一来,事情似乎比他们想象的更加严重。如果只有猴妖,还能说是意外,但如果猴妖背后还藏着人,就难免让他们想到了阴谋上面。 或......


展开+

    此话一出,刘恒都愕然望去,随后慢慢皱起了眉头。

    无论怎么说,明长老毕竟是一个大宗门的长老,而且还代表宗门而来,这周天宗弟子怎么就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公然调戏?

    这也的确太过分了!

    “这位师兄,还请自重!”

    震惊之后,华景秀不等惊怒交加的明长老开口,已经率先气得浑身都颤抖,怒叱出声。

    朝宗殿弟子眼珠一转,邪意更重,赤果果扫视华景秀,“这位师妹要是吃醋,不如一起来吧,我不在意的。”

    刘恒平淡的眼神陡然转厉,就要上前,却见华景秀扶住明长老,声音也猛地拔高,“堂堂一流宗门周天宗,就是如此欺辱门下下宗的女流吗?这么涨脸的事,真该传出去让别人听听!长老,这宗门选拔不参加也罢,不能任由别人如此羞辱,咱们回去!”

    明长老肃容点头,也是声调突兀扬起,“也好,回去让掌门飞函天下,将事情讲明,退出周天宗!”

    两女明朗锐利的话音穿荡出去,让周围无数人倏然望来,惊异愕然。这朝宗殿弟子估计也没料到几句调戏,竟然会遭到如此激烈的抵抗,立时惊骇当场,终于从心底生出了恐惧。

    调戏两句,的确不算大事,但如果真像两人所说闹得这么大,宗门明面上固然会硬挺他,私底下会收到的严惩,想想都让他不寒而栗。

    可他也有些懵,因为其他弟子接待蝶花宗来人,大抵也是这样,他也想不通为什么到了他这里突然就炸了?

    要这么倒霉吗?

    他却是忘了,今天初来乍到,蝶花宗弟子们见到大阵仗后又被无视,心绪起伏波动本来就大,还没有怎么平复下来。对于霸主们,不得不忍。面对执事也忍了下来,可他一个小小普通弟子都敢来口花花,蝶花宗弟子哪里还忍得住,自然一点就炸。

    看到越来越多的目光被两女的控诉声吸引过来。朝宗殿弟子浑身僵硬,手脚不自觉的颤抖,很快沁出了满额头的虚汗。

    无形的压力笼罩过来,大得他难以承受。

    他面容僵硬地企图挤出一个笑容,哪里还敢硬撑。这就要服软,忽然听到一旁有声音恰好插了进来。

    “这不是朝宗殿的杨明么?从哪儿找来了这么多佳丽?”

    人们循声望去,只见从朝宗殿方向走来了一群少年,为那少年挺拔俊朗,走来竟给人一种虎啸风生的神武之感,朝这朝宗殿弟子打了个招呼,仔细打量蝶花宗弟子们后,又向朝宗殿弟子夸赞起来,“不错,不错。这几个佳丽姿色可比你之前找的那些强出好几头去,好好调教一下,过段时间就送我大玄天来。”

    随行的几人也露出满意笑容,纷纷点头赞叹,让这名为杨明的朝宗殿弟子先是惊愕尴尬,随后欣喜若狂。

    “杜师叔!你来了就好了!”

    他如释重负,却也不管蝶花宗门人越来越难看与惊怒的神色,朝这年轻得过分的杜师叔热情道:“杜师叔说笑了,这些是蝶花宗的来客,可不是我挑选来的侍女。这不刚刚有点争执,正闹腾呢,或许是小弟我说错了什么……”

    他说到最后一脸无奈地苦笑,在外人看来。好像被蝶花宗门人怎么挑刺找毛病,借机闹腾了一样。

    “哦,蝶花宗的啊?”

    刚才两女的声音极大,众人就不信这新来的“杜师叔”等人会没有听到,此刻别有意味的嘟哝,还有那看向众女更加怪异的眼神。越让人不舒服,明显就是故意所为。

    听到这话,随行的其他少年也露出很古怪的笑容,愈直接而毫不掩饰地仔细打量起众女来,那目光都格外张扬。

    就好像在青楼一样。

    “难怪脾气都这么大,隔很远就听闻有人嚷嚷要退出周天宗呢!”那杜师叔撇嘴冷笑,俯视向众人道。

    明长老银牙紧咬,却也更明白现在的情形,因为这人的出现已经跟刚才完全不同了,不得不垂率先行礼道:“这位应该是杜真传,我蝶花宗屡屡退让,却……却遭受眼前这人的调戏羞辱,十分过分,已然忍无可忍,才会如此抗争!希望真传能明辨是非,还我蝶花宗一个公道!”

    她虽然是女流之辈,但此刻声音铿锵有力,字字震人心魄,和魂修运用了言术也相差仿佛了。

    “哦?”

    对面少年们闻言笑声一静,为的杜师叔更是双眼一眯,骤然锐利的眼神直射向明长老。他自然明白明长老这么大声的心机,就是防备他这真传处事不公,故意想讲事情闹大,“我倒想知道杨明师侄刚刚说了什么过分的话?”

    都说是过分的话,他竟然还要强逼众人再复述一遍,摆明了有继续羞辱的意图。

    但事到如今,哪怕再被羞辱,蝶花宗门人们也必须重复一遍,否则更不知会被人怎么歪曲与污蔑了。⊥⊥

    “杜师叔!”

    听到这里杨明登时急了,头上冷汗直流,一边擦着汗一边努力挤出笑来,不等众女开口已经赶紧抢先道:“不,不必了,不必了吧,都是戏言,儿戏之言,各位何必当真。”

    他哪敢那话说出去?

    这不是作死吗?

    看他这前倨后恭的巨大反差,蝶花宗众人看向他的目光变得嘲讽,鄙夷与不屑,拿杜师叔倏然盯向他的眼神,更是锋利得像刀子,狠狠逼视过去,“别忘了这是在哪,你有什么可心虚的?有什么可怕的?你这做贼心虚的样子,更让宗门丢脸!再者说,我开口了你有什么资格来更改,就让她们说!”

    这目光的狠厉让杨明骤然心悸,立刻闷头不敢再废话了。

    “明师叔,华师姐还有诸位师姐,这种事还是让师弟来说吧。”

    还没等众女开口,刘恒毅然越众而出,站到了众人前方,和这“杜师叔”淡然相对。涉及同门的清誉,被羞辱了本就够难受的了。岂能再让别人这么继续践踏诸位同门的尊严?

    而且,听这杜师叔的口气也让人忍无可忍,都差点直言就算事情是这样,又能拿他们怎么样一样。那种嚣张与猖狂,听得刘恒心里猛地生出一股火气来。

    这人就是在明摆着蔑视公道!

    再者说,同行的除开女流,只剩三个男人,其他两个下宗男弟子没道理为蝶花宗门人出头。他身为同门,却是义不容辞!

    此刻刘恒的出面,让一众同门即惊异,也暗暗感激。起码刘恒此刻能挺身而出,看上去还像个爷们应有的样子,刘恒在众人心里的糟糕印象也因此扭转了一些。

    “你?”杜姓真传像是没见到刘恒的服饰一样,上下打量刘恒一眼,撇嘴切了一声,“你算什么东西?”

    听到耻笑,刘恒也不动怒。反而抱拳行礼,“在下为蝶花宗隐脉真传,论起来,倒该叫杜真传一声师兄。”

    他回应得认真,杜姓真传闻言脸色却立时沉了些,才觉这貌不惊人的小子竟然有些不简单,起码足够牙尖嘴利的。

    虽说是上宗下宗的关系,但就像蝶花宗和蝶花宗下宗一样,真传弟子相互之间,严格论起来并没有辈分之差。除非刘恒谄媚到不要脸。才会称呼“师叔”,否则都是以师兄弟相称。

    只是这样一来,杜姓真传前面才骂了一句“你算什么东西”,刘恒后面就攀上了师兄弟的交情。常理而言。师兄弟是比亲兄弟更亲的关系,骂了师弟就等于还骂了师兄,岂不是让他自己把自己也骂了?

    偏偏这么如同唾面自干的样子,让人没法再借机生事,硬生生吃了一口闷气,杜姓真传怎能不憋愤?

    “蝶花宗什么时候收男……”

    杜姓真传终于认真看了刘恒一眼。冷笑正要嘲讽,忽然又怔住,凝神望向了刘恒。

    隐脉,真传!

    他隐约记得蝶花宗有一位霸主,应该就是隐脉长老,也就是说眼前这少年,竟然同样是霸主弟子。在他们这等一流宗门的真传心中,什么二流宗门的真传弟子根本不算什么,顶多和宗门里的寻常弟子差不多,但如果和他们相同,是霸主的弟子,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牵扯上霸主这两字,刘恒在他心里的地位立刻比其他蝶花宗弟子拔高了一层,但他也忽然生出了惊疑,浑然搞不懂一个隐脉的弟子,怎么也跑来参加这西南新秀大比的宗门选拔了?

    “蝶花宗难道没人了吗,怎么连隐脉的弟子都派出来了?”杜姓真传不再针对刘恒,朝向蝶花宗众女讥讽道:“这模样,不嫌寒酸么?”

    真说起来,如果一个宗门把隐脉弟子都派出来,的确会让人怀疑这宗门出了问题,才会做出如此窘迫的事。此话一出,蝶花宗众女脸色立刻难看起来,却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是在下性子不沉稳,所以苦求着师父放我出来随师姐和师叔们来见见世面,倒叫杜师兄见笑了。”刘恒淡笑,不动声色地化解了这尴尬,而且给的理由合情合理,依旧让人挑不出刺来。

    这种年纪的少年,不正是热血飞扬的时候么,想来凑热闹长见识才正常,如果耐得住寂寞反而让人觉得奇怪了。

    但杜姓真传看着刘恒这淡然自若的模样,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只是个随意编的借口。这个少年,性子应该远比年纪和相貌看上去更加沉稳,哪里像他说的那么躁动幼稚?

    不等他多想,刘恒已经直起身来,目光锐利逼射向杨明,“好叫杜师兄知道,此人之前竟然对本宗明长老说‘明长老如果真好奇,要不待会晚辈去您的房里单独向您透露一点’!被本宗华师姐警示,他不仅不知错,反而变本加厉,竟然对华师姐说‘这位师妹要是吃醋,不如一起来吧,我不在意的’!敢问这位杨师弟,我是否有说错?”

    他声色俱厉,让无数人倏然也朝杨明望去,此刻听闻真相,看他的眼神都多了几分厌恶与鄙夷。

    竟然如此欺负一介女流,何等可耻?

    “杨明!你真这么说了吗?”

    杜姓真传狠狠瞪向杨明,给他的压力比其他所有眼神加起来更大,他早已惊慌失措,“没有,没……不过就是开两句玩笑,真的,只是开玩笑!”

    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拼命想要否认,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却又心虚,只能含糊其辞起来,企图应付过去。

    “没说就是没说,说了就是说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杜姓真传鄙夷地瞥了他一眼,懒得再看,语气却更是强硬,“即便说了又如何,本就是调笑的话罢了,你们蝶花宗这么抓着不放,又是什么意思?”

    只是调笑的话?

    刘恒猛然扭头朝他望去,那目光犀利如利箭,登时多出一股凌厉逼人的气势,可那杜姓真传却是昂然和他对视,毫不避让!

    “我蝶花宗是女流组建的宗门,就更加注重清誉,更不能容许别人言语冲撞和轻浮调戏。如果杜姓真传觉得这也算是小事,不值一提,那么在下也没什么话想说了,我们这就转道回府,让掌门飞函来书吧!”

    刘恒语气同样强硬,除了刚烈还有种悲壮感,听得人心生恻然。

    因为他们在强横周天宗面前,本就是天生的弱者,如今又的的确确受了委屈,还没办法讨回公道,再加上众女气得通红的眼眶,自然更让人对她们的遭遇生出恻隐之心。

    好会借势!

    三言两语就挑起众人的情绪形成逼压之势,这手段真让人不敢小觑。杜姓真传对刘恒的印象更深了几分,突然似笑非笑道:“在别人眼里蝶花宗是什么印象,你莫非不知道?如果不明白,何不问问你在场的长辈,或许就能明白这到底是不是调笑之言了。”

    他这成竹在胸的样子,说出的话更像是意有所指,立刻让刘恒隐隐觉得不妙,悄然瞥了眼明长老,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随着杜姓真传这话响起,明长老俏脸猛然变得通红,像是要渗出血来,像是激动,又像是羞怒与愤然,总之变得十分复杂古怪。但她仿佛遇到难以启齿的事情,没有任何辩解,甚至微微低头,刻意闪避开了所有目光。

    而其他人闻言,却突然露出了怪异的笑容,眼神悄然对撞,好似在交流什么不言而喻的事情。甚至有几人眉飞色舞起来,打量起众女的目光,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这是属于男人都懂的情形,刘恒怔怔后,忽然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怎么会忘了最关键的一点,蝶花宗是个几乎纯粹由女流创建的宗门!(未完待续。)

每一本好书都有它闪闪发光的亮点《我是大皇帝》之 第三百三十章 抗争!能够带给你VR一般的感觉 绝对不是一般的小说能做到的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小写手能做到的 而暴走土豆泥作者在渐成名气的路上太需要您的鼓励与支持了 《我是大皇帝》之 第三百三十章 抗争!正版的蓝天太需要您来共同描绘了!





    下一章预览:...的出门,闭关苦修的闭关苦修去了。 “对了,李师弟和马师弟呢?”刘恒随口问道。 刘恒能称呼一声师弟的,其实也就只有蝶雨枪宗李惊龙和万花箭宗马跃这两位来自下宗的真传弟子了。 华景秀闻言撇了撇嘴,有些讥讽道:“人家早早就出门,去奔走和拉拢新的同伴了。” 刘恒怔了怔,随后摇头失笑,没有过多评价,静静饮了两杯早茶。 蝶雨枪宗李惊龙和万花箭宗马跃,其实虽然同来,却一直和众人格格不入,甚至比刘恒与众人的关系还要陌生些。虽说有上宗下宗之别,但私下里刘恒曾经听过其他师姐的议论,所以......


    下二章预览:...来了吗?莫非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神智?” 刘恒回头望去,忽然有些迟疑,最后摇摇头,含混道:“我也不太清楚。” 并非他想要隐瞒什么,而是他真的不知该怎么回答。 刚刚把众人救出来后,那头包裹众人的九目恶念虚魔也飘离了原地,变得如同其他同伴一样,在附近随风来回飘动。一切如常,刘恒已经不再关注,听众人讲述经历,刚才忽然心头又浮现了被盯住的心悸感。他回头望去,那头九目恶念虚魔依旧在无意识地飘动,但刘恒却隐隐觉得,它似乎比之前靠近了不少。 所以虽然拿捏不定,为求保险,刘恒还是立刻让众......


    下三章预览:...是大苦情魔的地盘,中大苦情毒的人,只觉苦闷难解,抓心挠肺,却无法消解。至死方休。” 大苦情魔? 刘恒想起之前遭遇过的九目恶念虚魔,“无尽悲凉,心伤欲绝,这么说就该叫大悲情魔了?” 情魔这个说法。提起来比刘恒自己称呼的恶念虚魔好像更加准确,所以刘恒很快就接受了这种新称呼。 看这位杜师姐的情形还好,刘恒稍微放松一些,但久久不见她动静,依旧还是有些担忧。“尽快把她救出来为好。” 这么想着,他把皇庭开随手扔在一边,吩咐了句“自己小心”,就不想再管他准备深入裂谷,可是无意间......


    下四章预览:...头颅居中溢出一道笔直的血线,忽然软倒在地,再没了声息。 太快了,太快了! 楚谷甚至还没来得及看见师兄怎么死的,这忽然化作杀魔的对手已经到了他面前,他疯狂抵挡,可棍影却连对方衣袖都没沾到一下。 他此刻才觉,他们究竟惹到了什么样的存在,这是她们不能招惹不能抵挡的强者,可他们居然傻到自己撞了上来! 后悔。极度悔恨也已经无用了,死亡的恐惧如同潮水般将他淹没。他想要求饶,他不想死,但这杀魔显然根本不想给他这个机会,又是那样轻描淡写,让他感觉到脖颈一热一凉,视线就忽然飞舞起来。 临死之前,他恰好见到自己的无头身躯如金山倒玉柱般,轰然倒塌。 这样杀人的淡然,这样匪夷所思的刀术。我们到底惹到了一个怎样的存在? 殿下! 张义快跑啊,快去告诉殿下,一定要有人告诉殿下,让殿下警惕起来。否则肯定会有大麻烦! 他拼命蠕动双唇,可是一点声音都传不出了,意识在黑暗......


    下八章预览:...有**遇到麻烦了,希望,希望还活着!” 如果没有记错,他们进入秘境已经是第四天,这位师姐撞进这冰原的时间越长,危险就越大。 “不过大宗门就是大宗门,不仅令牌在秘境还能使用,而且为数众多,竟然一询问就传回了消息。”刘恒展现实力的意思,也是企图形成一种武力的震慑,让对方稍微冷静克制,而不是将事情越闹越大而浪费时间,如今看来效果不错。 虽然周天宗认栽的太快,总让人有些不踏实的感觉。 但毕竟传来了消息,无论消息是真是假,里面还有没有什么诡计,此时局势下有消息就是比没消息好得多。 一直疾驰数百里,刘恒终于见到了消息中所说的冰原,绵延到无望无际,可以说冰封万里。 冰原边缘,温度还正常偏高,可是一到这里温度立刻骤降,就像有条无形的边界。将两边分成了两个世界。 竟然连刘恒的体质,也感觉到彻骨的冰寒。 遍地的冰渣如同晶莹剔透的杂草,而在刘恒眼中,最多的还是众多......


    下九章预览:...有**遇到麻烦了,希望,希望还活着!” 如果没有记错,他们进入秘境已经是第四天,这位师姐撞进这冰原的时间越长,危险就越大。 “不过大宗门就是大宗门,不仅令牌在秘境还能使用,而且为数众多,竟然一询问就传回了消息。”刘恒展现实力的意思,也是企图形成一种武力的震慑,让对方稍微冷静克制,而不是将事情越闹越大而浪费时间,如今看来效果不错。 虽然周天宗认栽的太快,总让人有些不踏实的感觉。 但毕竟传来了消息,无论消息是真是假,里面还有没有什么诡计,此时局势下有消息就是比没消息好得多。 一直疾驰数百里,刘恒终于见到了消息中所说的冰原,绵延到无望无际,可以说冰封万里。 冰原边缘,温度还正常偏高,可是一到这里温度立刻骤降,就像有条无形的边界。将两边分成了两个世界。 竟然连刘恒的体质,也感觉到彻骨的冰寒。 遍地的冰渣如同晶莹剔透的杂草,而在刘恒眼中,最多的还是众多......


    本章精要    此话一出,刘恒都愕然望去,随后慢慢皱起了眉头。

        无论怎么说,明长老毕竟是一个大宗门的长老,而且还代表宗门而来,这周天宗弟子怎么就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公然调戏?

        这也的确太过分了!

        “这位师兄,还请自重!”

        震惊之后,华景秀不等惊怒交加的明长老开口,已经率先气得浑身都颤抖,怒叱出声。

        朝宗殿弟子眼珠一转,邪意更重,赤果果扫视华景秀,“这位师妹要是吃醋,不如一起来吧,我不在意的。”

        刘恒平淡的眼神陡然转厉,就要上前,却见华景秀扶住明长老,声音也猛地拔高,“堂堂一流宗门周天宗,就是如此欺辱门下下宗的女流吗?这么涨脸的事,真该传出去让别人听听!长老,这宗门选拔不参加也罢,不能任由别人如此羞辱,咱们回去!”

        明长老肃容点头,也是声调突兀扬起,“也好,回去让掌门飞函天下,将事情讲明,退出周天宗!”

        两女明朗锐利的话音穿荡出去,让周围无数人倏然望来,惊异愕然。这朝宗殿弟子估计也没料到几句调戏,竟然会遭到如此激烈的抵抗,立时惊骇当场,终于从心底生出了恐惧。

        调戏两句,的确不算大事,但如果真像两人所说闹得这么大,宗门明面上固然会硬挺他,私底下会收到的严惩,想想都让他不寒而栗。

        可他也有些懵,因为其他弟子接待蝶花宗来人,大抵也是这样,他也想不通为什么到了他这里突然就炸了?

        要这么倒霉吗?

        他却是忘了,今天初来乍到,蝶花宗弟子们见到大阵仗后又被无视,心绪起伏波动本来就大,还没有怎么平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我是大皇帝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三百三十章 抗争!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国足教父

    国足教父最新章节列表

        主人公李过因为一次离奇的车祸,从2016年穿越到2007年,并成为国足的主教练,不仅如此,李过还获得了一套教练辅助系统,可以通过这套系统看到球员的能力值和潜力值,等于拥有了随身高级球探。从此李过带领国足征战奥运会,世界杯,最终取得辉煌成绩。
        友情提醒,本书很热血,也很YY,相当的YY。

  • 钢铁时代

    钢铁时代最新章节列表

        钢铁是国家基础,动力是国家的翅膀。    21世纪职业车队工程师,意外穿越到1908年,行办工业,发展教育,以材料为基础,以动力为羽翼,在中国的大西北,兴建了一个让世界瞩目的庞大工业区。    以此为基,强大工业,强大军事,强大中国,改变了中华的历史轨迹。中华开始了复兴和崛起的脚步,黄种人的时代,提前来临了。js330

  • 重生军嫂驭夫计

    重生军嫂驭夫计最新章节列表

        上辈子她嫁给了父亲战友的儿子,走进了一场名为“指腹为婚”的包办婚姻,面对冷冰冰不解风情的军人丈夫和刁钻怪癖的婆婆,白薇薇一身从小被捧到大的“小姐病”彻底作了,不幸的是,她抗争到最后,才现自己遭人设计,无奈为时已晚,只落得一个失去婚姻名声败坏自杀惨死的下场。
        重生一世,白薇薇犯了愁,她要怎么做个好军嫂,让丈夫喜欢,婆婆满意?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重生军嫂驭夫计》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您要是觉得《<strong>重生军嫂驭夫计</strong>》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 天使的迷藏

    天使的迷藏最新章节列表

        被师傅推下山崖求生?可是这些奇奇怪怪的是什么人类?
        哦,自己在他们眼里才是奇葩呀。
        无妨,奇葩做得来师傅,救得了人,就是不知道这个冷冰冰的冰山怎么老跟她过不去。
        什么?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这这这,到底是谁许谁呀???
        女主性子不太稳,入坑请谨慎。男主是谁她心也没数,自己掉坑里了才后知后觉,原来自己是在玩儿火。。。

  • 总裁大人:小娇妻逃不掉

    总裁大人:小娇妻逃不掉最新章节列表

        吴小小最爱的人莫过于苏维清,但他们都将校服脱下了,她还是没能拿下他,就在她准备放弃时,人算不如天算酒醉吴小小一句“苏维清,嫁给我嘛”没想到那傲娇的苏维清居然答应了,从此她走进那苏维清那骚包总裁的套路中

  • 权少蜜蜜宠:宝贝,玩亲亲

    权少蜜蜜宠:宝贝,玩亲亲最新章节列表

        某夜,叶枝枝骑着电驴子,屁颠屁颠的送外卖。
        大boss:什么人?    叶枝枝:你的人!
        她发誓她真的只是忽然脑抽了!却没想到因此招惹到了某只腹黑大boss,还被送到床上吃干抹净了。
        翌日,再次接到他的外卖订单。
        菜单:老婆饼。   地址:民政局。
        留言备注:配送员叶枝枝,带上身份证件。
        妈妈咪呀,这混蛋居然想把她娶回家,日夜折磨!太可恶了!
        【1v1、甜宠文,男女主身心干净】
        【吃过麦芽糖吗?此文甜到掉牙了!】

  • 王源如梦

    王源如梦最新章节列表

        如果有来生,我们在一起吧。
        世界这么小,可我却还是丢了你。
        请让我在你需要我的地方,用我一生去守护。
        她最终还是放弃了一切,放弃了他,放弃了自己。

  • 忘掉过去,你才爱

    忘掉过去,你才爱最新章节列表

        他的意外出国,让她伤心到极点。那天学校说她的每一句闲话都伤到她的心。某天,学校来了一位有头有脸,有权有钱财的校草。而两人是同桌,在一年的各种事情发生下,他爱上了她,她也爱上了他。但她无法忘记以前,这个时候他回来了……

  • 特工毒妃:冰山王爷废柴妃

    特工毒妃:冰山王爷废柴妃最新章节列表

        前世被逼跳崖,一朝穿越成为相府嫡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其实,我只是想好好体验人生的。却总有白莲花上门找虐。却被某女虐的体无完肤……
        “王爷,有人要追杀我”某女,“来人,去把要杀本王王妃的人找出来,给王妃杀了”某男
        却遇到一个宠妻狂魔,至此洛雪菲的人生开始多了趣味……

  • 鬼夫同枕:女人别想逃

    鬼夫同枕:女人别想逃最新章节列表

        空间在手,鬼神我有!
        莫晚自从被附身布偶里的鬼神大人砸到后,见鬼便成为了家常便饭。
        都说鬼神大人宠妻如命,你可以碰鬼神大人十下,但绝对不能碰莫晚一下。
        “幽君寒,有人传言我给你下了蛊,非我不娶,害那群老家伙以我妨碍地府香火为由天天追杀我!天地可鉴我什么都没有做,不知道是哪只狗坏我名声。”莫晚气势汹汹的跑到幽君寒面前澄清罪状。
        幽君寒看了莫晚几秒,扬唇一道,“汪……”
        【,简介无能,绝不弃坑】

  • 恶魔竹马:青梅太甜,慢慢撩

    恶魔竹马:青梅太甜,慢慢撩最新章节列表

        “唔....不行了,我不行了!”“乖,再来一次!就再亲一次!”她是他的青梅,他是他的竹马,时隔十年的他们再次相遇,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不许看除了我以外的男人一眼!”
        “不许跟别的男人走的太近!”
        “不许...”“我受不了了!我跟你说,我要...”
        “嗯?你要怎样?丫头你惹上我就休想逃!”
        “唔......”

最多阅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全文阅读最强兄长系统全文阅读国师有喜了:皇上,请自重!全文阅读所以,我和鹿晗结婚了全文阅读温暖系时空全文阅读花千骨之花落何家全文阅读细雨岁月全文阅读末世重生:军爷放过我全文阅读总裁独家蜜宠:BOSS,请赐教全文阅读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全文阅读 好看的武侠修真排行榜完本推荐